上海的马路多以“路”命名,叫什么什么“街”的不多,即使有也大多在南市。但就在上海市中心的延安东路和广东路之间,却有这样一条百年老街:靖远街,显得相当独特。虽然只有一百多米长,但它的历史却可以追溯到上海开埠初期的十九世纪六十年代,它还曾经有一个很雅致的名字:满庭芳。

靖远街

“满庭芳”是宋词中的一个词牌,唐柳宗元有诗《赠江华长老》:“偶地即安居,满庭芳草积”,词牌即得名于此。宋词中有两阕著名的《满庭芳》,说起来“三观”都有点消极。苏东坡说:“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人生一世纵活百岁,天天喝酒也不过醉上三万六千场,所以词人得出这样的结论:“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秦观的《满庭芳》颇为香艳,“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所以,当同治五年(1866年),上海租界内开出第一家演出京剧的中国茶园时,就以“满庭芳”作为招牌,位置在石路(福建中路)和五马路(广东路)附近,洋泾浜(延安东路)的边上,创办人是英籍华人罗逸卿。也就是现在的靖远街一带。

吴友如所绘《申江胜景图》

中的“华人戏园”

光绪九年(1883年)刊印的《淞南梦影录》中这样写道:“沪上优伶,向自来自苏台。同治初年,徽人开满庭芳于南靖远街,都人士簪裾毕集,儿如群蚁附膻……”上海戏园里的演出,以往都是苏州人的天下,到上海开埠以后京剧盛兴,随着满庭芳、丹桂茶园等的开业,“燕台雏凤,誉满春江”。满庭芳是上海第一家京戏园,也是上海租界内第一家中国戏园,当然是其中执牛耳者。光绪三十年(1904年),满庭芳不幸遭遇火灾被焚毁,戏园虽然不再有,但因戏园而兴旺起来的街市却保留下来。这一片街区就被人们称为“满庭芳”。

贺友直画“满庭芳臭豆腐”

虽然有“满庭芳”这样雅致的名字,但在当年,这一带绝不是什么高雅的地段。根据《黄浦区地名志》的记载,“满庭芳”附近,赌台、燕子窝、下等妓院和小客栈较多,因其临近法租界和华界交界的“郑家木桥”(福建南路),这里的满庭坊、月桂里等是“小瘪三”藏身之所。“八·一三”抗战爆发以后,上海的市面衰落,靖远街一代出现很多五金旧货摊,成为闻名上海的机械五金集聚点。到1950年以后,才将瘪三窝、妓院等清除,成为居民住宅区。“满庭芳”成为一个充满市井气息的名字,画家贺友直曾有一篇《满庭芳臭豆腐》,专门写开在这里的一家臭豆腐摊,顺便也写到那个年代市民对“满庭芳”的观感。

“满庭芳(或是坊)是处于今福建中路广东路这一带,是旧称呼或习惯称呼则不详。这个臭豆腐摊很气派,我在此画的就是当时的场景,我能回忆到的细节都在画里,至于这位摊主的敬业精神我只够状其外貌无能表其内心了。总之,我有几年时间路过此地总是见他一如既往地油炸臭豆腐热忱周到地应付顾客。”——贺友直《满庭芳臭豆腐》

“满庭芳(或是坊)是处于今福建中路广东路这一带,是旧称呼或习惯称呼则不详。这个臭豆腐摊很气派,我在此画的就是当时的场景,我能回忆到的细节都在画里,至于这位摊主的敬业精神我只够状其外貌无能表其内心了。总之,我有几年时间路过此地总是见他一如既往地油炸臭豆腐热忱周到地应付顾客。”——贺友直《满庭芳臭豆腐》

“满庭芳”后来虽然一度沦为藏污纳垢之所,但街道弄堂的名字却保留了传统的意味。靖远街的得名,我猜测和广东路有莫大关系。众所周知广东路的老英文名字是“Canton Road”,其实这里的“Canton”指的是广州。公共租界道路命名的初步规则是东西向以城市名,南北向以省名。英国佬把广州称为“Canton”,就这样将错就错“广东路”叫了下来。而上海的“广州路”,则在杨浦。这且不展开说,单说靖远街和广州的关系。广州是清朝对外开放的窗口,其中“十三行”所在地西关,当年就有一条同名的“靖远街”,著名的凉茶品牌“王老吉”,就是从广州靖远街发家的。靖远者,绥靖远迩也,还是有“万邦来朝”的气度在。所以上海的“Canton Road”隔壁有这么一条靖远街,也是顺理成章。在原“满庭芳”的位置,原来还有一条东西向的芜湖路,以及月桂里、西上麟两条南北向的小街,如今都消失了。“西上麟”的名字尤其值得一说,原来还叫“西上麟街”,后来干脆“街”字不要,就叫“西上麟”,在上海的街道名字中算得是独树一帜。可惜如今这条具有独特文化意味的马路也不见了。

1937年爱多亚路西上麟街口

有旗号和车行

摄影:Harrison Foreman

图片来自@老壶嚼早2 微博

1956年西上麟街15号

张萧川饭摊的发票

图片来自孔夫子旧书网

九十年代延安东路靖远街一带

图片来自@随意-sy微博

拆迁前的西上麟

“西上麟”的路牌清晰可见

图片来自@soccersh微博

当年的“满庭芳”和芜湖路、月桂里、西上麟,以及整个街区的旧建筑已全部消失,原地盖起了高楼,只有靖远街还保留着,整个东侧和西南侧都是黄浦区政府机关楼,西北角是天赐公寓。洋泾浜边的“满庭芳”,早已成为历史。

广东路靖远街口

短短不到二百米的靖远街

黄浦区信访办和市民接待中心

政府大楼之间的人行天桥

靖远街延安东路口

草坪一角

黄浦区区政府大楼

黄浦区区政府停车库入口

大概就是原来“西上麟”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