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聊斋之志,谱静月新篇|颂古之情义,明今世德尚

元末时期,天下战乱四起。四川眉州有个叫唐猛的人。他结婚不到十天,一伙强盗就进了村子。唐猛为保护家人,答应跟着强盗入伙,离开了村庄。

不久后,一伙义军收编了这股强盗。唐猛因为武艺高强,作战勇猛,得到了重用。他在战场上一次次杀敌,为大明王朝立下许多战功。

十多年征战,唐猛也成了一个英武的将军。新王朝建立后,王猛见状不妙,立即和几个相好的将军一同辞官,重回故乡。

唐猛身穿披甲,腰悬宝剑,一路披星戴月,急匆匆往家中赶去,和妻子父母相别多年,不知道他们还好吗?妻子慧娘是那般的美丽动人,若能与家人相守,抛开这一切的功名,也是值得的啊。

两天后,已近黄昏时唐猛回到了家乡,看着荒凉的小村,那些满身是泥的孩童,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向家中缓步行去。

家中院子已经破旧不堪,妻子静静地坐在窗边,缝补衣服。唐猛下马走进屋中,激动地一下抱住她,一路上多少温情的话,竟然说不出口。

十几年浴血战场,今天终于回来了,只想这么静静地与妻子拥抱一起。

相比唐猛的激动,妻子显得要平静许多,或许这么多年,她一个人也静静的等过来了。仿佛丈夫只是早上出门,晚上回家一般,她笑着给唐猛脱掉衣服,打热水伺候他洗脚。

得知父母前几年已经仙去时,唐猛心中黯然,他真是不孝子啊。

看着丈夫,妻子也满心欢喜,温柔地说,你这一身披甲,还含着血腥味儿,在外征战多年,相公一定很辛苦吧,你去好好洗个,今天休息下,明天我再带相公去坡上坟前,给父母亲上香。

唐猛看着慧娘,暂且放下悲伤。心中暗自窃喜,晚点儿,又可以和妻子春风玉露,百般恩爱了。现在他们不到四十,以后还可以恩爱半生。

慧娘端着盆去倒水,走路时细腰扭来扭去,仿佛一条柔软的水蛇,美则很美,但唐猛也觉有些奇怪,妻子以前也是这般走路的吗?

再细看玉娘,她皮肉细腻光滑,仿佛比结婚之时,更加美艳动人了,哪里像是村里的妇人啊!想到这里,唐猛就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妻子了。

这么漂亮的媳妇,娶过门来,竟然让她守了十几年活寡,现在回来了,一定要好好补偿她。现在家门萧索,还要让妻子多生几个儿女。

不多时间,妻子已备好一桌酒菜,夫妻二人吃喝后,就回到卧房去了。慧娘把把门闩插上,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唐猛。

唐猛也没有多想,他一口吹灭蜡烛,抱着慧娘就倒在了床上。

他感觉慧娘将他紧紧抱住,整个身子都缠了上来。渐渐的,唐猛呼唤困难,他借着窗户透过的一点儿星光,努力的看前面,好大一条蛇,紧紧缠在他身上,而这蛇的头,却是美貌的妻子慧娘。

唐猛挣扎不了,说不出话来,不一会就断了气。

第二天一早,邻居们听到慧娘的哭声,到她家打听情况。见她披麻戴孝的,就问出了什么事。得知唐猛昨天回来,又半夜暴毙,都叹息不已。早听说唐猛在外做了大将军,说慧娘将来要享福了,没想到怎么一回家就死了呢?

慧娘给村里一个老妈子3两银子,让她到镇上帮忙买口棺材回来。自己则在家中痛哭起来。村里人听着哭声凄惨,都很可怜她。这守活寡,变成守死寡了。

当天下午棺材送来后,慧娘就把丈夫抱到棺材中,并盖好了棺材盖。

三天后,慧娘在村里找了几个人,让他们帮忙在自家坡上的大地边,挖了一个大坑,并请他们帮忙把丈夫下葬。

当时,几个人抬着棺材往前走,感觉到棺中很沉,却也只有咬着牙坚持。那慧娘则跟在后面,一边撒纸钱一边哭夫。

走到半路上时,突然前面走来一个道士,那道士手执拂尘,拦在路中间。慧娘此时却低下头,目光闪动并不说话。

前面抬棺的汉子大叫起来,让道士让路,说棺太重抬不动了。可那道士却呵呵一笑说,你们抬不动那就对了,你们放下棺材,打开看看抬的是什么?

几个人实在太累,但又不敢放下棺材,因为棺材是不能随便落地的。

道士说,你们放下来吧,出了任何事都由贫道负责。有一个人腿软,趁机放下抬着的木杠,另几人也只好放下棺材。

道士来到棺边,用力一掀,那棺盖打开了。大家一看都傻了,这棺材中,足足放了半棺乱石。大家气愤的看向慧娘,责问她怎么回事?为何如此戏弄大家。

慧娘见状不妙,也不管棺材,朝着山路上就要跑。

道士大喝一声,一张黄符飞出,贴在慧娘背上。

这女人立即倒地,变成了一条大蛇,足足有丈许长短,海碗粗细。

道士说,看见了吧,这孽畜,前日归来的唐将军被她吃了。他一家人,全都被这蛇精吃了。你们村里去年失踪了两人,也成了这孽畜腹中之食。

那蛇欲逃走,道长抛出一把三寸长的桃木剑,在空中一晃,化出一道数尺长剑光,一下斩在大蛇身上,将蛇砍成两截。这蛇挣扎几下后,就死了过去。

后来村民们说起这个蛇精之事,无不心中害怕。当时的说书人把这故事记录了下来,在民间留传至今。看来夫妻之间,不可分离太久啊,否则易出变故。

申明:本文由静月斋原创(作者|阿飞),民间故事属虚构文学作品,目的是借古喻今、以故事明事理,弘扬中华传统美德,不得与封建迷信对号入座,喜欢请关注本号。

微信公众号:静月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