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万通投资控股、天海俱乐部原投资人、天津市体育局的三方沟通仍在继续,但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始终没有一个向好的消息传出。这也就意味着,除非在最后几个小时内突然出现神奇的转变,否则,本赛季的中超联赛,天海队正常现身的机会已经非常渺茫。关注这件事的每个人也可以逐渐接受——“奇迹”这东西,也是需要一些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来配合的。

前两天,天海队员就已经哭了。5月11日是球队教练郝海涛母亲的忌日,今天他匆匆赶回青岛,临走前,这名按理说合同去年底已经到期的助理教练,还和教练组长李玮锋聊了聊下一步的训练安排,一下飞机又给李玮锋打电话,生怕空中飞行的个把小时,错过什么“重要的好消息”,但是很遗憾,没有好消息。这些日子,球队一直坚持训练,而且完全是按照运动生理和足球备战的节奏在训练。从今年一月到现在,他们一直是这样坚持的,训练几乎成了队里的“执念”,但换个角度想,也只有训练,才能让他们暂时放下焦虑。几个月来,包括几封公开信在内,球队做了该做的和“不该做的”一切,总之,他们能做的都做了。如果坏消息来了,还有多少天海梯队的孩子与他们的家长会被逼出眼泪?还有多少球迷会泪眼朦胧?不知道。

几个月来,无论是谋求股权转让阶段,还是转而进入商谈赞助阶段,关于天海俱乐部,整体看衰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有一些是“怒其不争”,还有一些恐怕是真的希望这支队伍“消失于江湖”。必须承认,假如这一次,这件事以最坏的结局告终,“内因”绝对是主导,不过,一些外因也是客观存在的吧。或许只能说,很遗憾,广义的“我们”不是最有求胜欲和斗志的,谁在笑,也只能看着想笑的人笑吧。

球队输了,他们长时间的坚持白费了,接下来要做什么?迷茫且复杂。球迷输了,他们长时间的等待落空了,接下来要接受这支球队几乎留不下背影的离开吗?不接受又怎样?万通输了,他们要背负的猜测、定义和骂名,接下来要解释吗?其实解释与不解释,又有多大的区别?

几个月的时间,这一程,已经听到好多人在说,努力为天海队求活的路上,苍老了心态,甚至平添了白发和皱纹。但是很遗憾,还是那句话,商场不是“情感场”,如果天海俱乐部原投资人和万通,他们双方历经曲曲折折却始终不能置身于同一个频道,或者共同坚持到最后,那么,最终只会是“几败俱伤”。

或许,持续没有好消息,接下来就会有天海俱乐部向中国足协递交退出申请的坏消息传出吧?再接下来,他们的新闻仍将继续,不过是一系列的善后,或者……原投资人又想到了什么新的解决方案,也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