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国内的新冠疫情初步得到控制,武汉正在重启,在这个前景一片向好的局面下,很多人不约而同发起#明年约武汉一起看樱花#的话题,现实生活迎来春季,网络上却充满着口诛笔伐,到底如何,咱们这来细看。

细辛妹在之前的文章中就提到过,这次疫情,中医从一开始就加入战“疫”队伍,全国上下5000余名中医医护人员赶往武汉支援,在官方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清肺排毒汤”经过临床运用,被人民日报“点名”有效率达到98%,各个媒体也在争相报道中医药在此次战疫中的重要作用。

但是依照惯例:逢中医必反,遇中医必黑,毫无意外,这次中医起到的作用再次被中医黑无情抹掉,理由是啥呢?

你看,又是抓着双盲、数据、有毒这几个理由不放,更有甚者:痊愈的都喝了水,那水的有效率达100%。

嗯???无理取闹也可以?

江夏方舱纯中医治疗无一转为重症不是疗效体现?

这时他们又跳出来:轻症都是自愈,与中医治疗无关。

好吧,我自闭了。

不逞口舌之争,细辛妹要做个温柔的小仙女,得以理服人。

先看看清肺排毒汤的组成:

这个方子是怎么有效的呢?

本次新冠肺炎主要是属于寒湿邪气,从它的邪气性质以及发病特征来看是属于伤寒的范畴。

此方是由张仲景《伤寒论》中的麻杏石甘汤、五苓散、小柴胡汤、射干麻黄汤等优化组合而成,这些方剂均是治疗由寒邪引起外感热病的经典方剂。

麻杏石甘汤

麻黄、炙甘草、杏仁、生石膏。

方中麻黄辛温,开宜肺气以平喘,开腠解表以散邪;石膏辛甘大寒,清泄肺热以生津,辛散解肌以透邪。二药一辛温,一辛寒;一以宣肺为主,一以清肺为主,且俱能透邪于外,合用则相反之中寓有相辅之意,既消除致病之因,又调理肺的宣发功能。石膏倍于麻黄,使本方不失为辛凉之剂。麻黄得石膏,宣肺平喘而不助热;石膏得麻黄,清解肺热而不凉遏,又是相制为用。杏仁味苦,降利肺气而平喘咳,与麻黄相配则宣降相因,与石膏相伍则清肃协同。炙甘草既能益气和中,又与石膏相合而生津止渴,更能调和于寒温宣降之间。四药合用,解表与清肺并用,以清为主;宣肺与降气结合,以宣为主。

五苓散

猪苓,茯苓,白术,泽泻,桂枝。

方中泽泻,以其甘淡,直达肾与膀胱,利水渗湿。茯苓、猪苓之淡渗,增强其利水渗湿之力。佐以白术、茯苓健脾以运化水湿。又佐以桂枝温阳化气以助利水,解表散邪以祛表邪,诸药相伍,甘淡渗利为主,佐以温阳化气,使水湿之邪从小便而去。

小柴胡汤

柴胡,黄芩,半夏,甘草,生姜。

方中柴胡苦平,入肝胆经,透泄少阳之邪,并能疏泄气机之郁滞,使少阳半表之邪得以疏散,黄芩苦寒,清泄少阳半里之热,柴胡之升散,得黄芩之降泄,两者配伍,是和解少阳的基本结构。胆气犯胃,胃失和降,佐以半夏、生姜和胃降逆止呕。

射干麻黄汤

射干,麻黄,生姜,细辛、紫菀、款冬花,半夏。

方中麻黄宣肺散寒,射干开结消痰,生姜散寒行水,半夏降逆化饮,紫菀、款冬花温润除痰,下气止咳,五味子收敛耗散之肺气;诸药相配,共奏宣肺散寒,化饮止咳之功。

“清肺排毒汤”全方21味药,整体攻补兼施,生降相因,寒热并用,宣清导浊,思虑周密,谨遵仲景六经辨证,突出了被誉为“经方之祖”《伤寒论》的重要指导作用,更突出了中医在瘟疫治疗中无可替代的重要性。

纵观全方,其中麻杏石甘汤清热平喘,五苓散温阳化气以利水,使热从小便而出,小柴胡汤和解少阳,清肝胆火,降逆止呕,射干麻黄汤宣肺化痰止咳;四首方剂合用,共奏解表宣肺、排毒平喘之功,能有效缓解新冠肺炎患者的发热、咳喘、乏力等症状。最后还有四味药,山药、枳实、陈皮、藿香,可以解决病人胃肠不舒服的问题,比如胸闷、便秘、腹胀、腹泻等。

在方后更是注明了详细的服用方法,提出了药后饮粥的方法,这种方法在《伤寒论》桂枝汤后有注明“服已须臾,啜热稀粥一升余,以助药力”,这是借热粥的散寒养胃之力,温养培补中气,三物白散中亦注明“利后不止,进冷粥一杯”,用冷粥来抑制巴豆的辛热药力。《黄帝内经》记载“浆粥入胃,泄注止,则虚者活”。本方注明的大米汤更是一味中药,大米即粳米,能培土和中,生津止渴,利水通热,是药后和中生津的佳品,与方中的山药有异曲同工之妙。本方从药物到服用方法,无不体现仲景思想。

这次中医抗疫得到了国际的认可,也再一次点燃了民间对中医药治病的信心,中医的传承和复兴迈向了新的里程碑。

中医黑之所以为中医黑,就是为了黑而黑吧,既然讲道理他们不听,那就让事实来验证咱们中华医药的作用和魅力!

-end-

参考资料:光明网-中医专家解读:“清肺排毒汤”为何有效?

声明:文章为原创,转载请说明出处,图片来自网络,侵权立删。

编辑:细辛妹

审核:虫   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