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光达大将亲手掩埋了自己的闺女!

南方开讲:一样的军史,不一样的品读!

许光达邹靖华夫妇

1942年春,敌后抗日根据地处于最艰苦的时期。许光达要求到前方工作。经中共中央批准,许光达于5月被任命为八路军第一二0师独立第二旅旅长,10月兼任晋绥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晋绥军区第二军分区是1940年成立的,它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面临黄河、与党中央所在地陕甘宁边区隔河相望。是保卫延安的屏障,也是党中央和毛主席与敌后各抗日根据地相联系的唯一通道。

对于晋西北根据地的情况,许光达在延安就有所了解。上任前,正在延安的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与他谈过话,对那里的艰苦斗争,他在思想上已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许光达、邹靖华夫妇把未满两岁的儿子许延滨留在延安保育院,托孩子的姑姑许启亮照应,带着刚刚断奶的小女儿玲玲踏上了征程。

5月初,他们一行进入第二分区地界。天近傍晚,他们一整天都没有吃饭,大人还可紧勒裤带硬挺,小玲玲可是受不了,饿得直哭。这里是日军制造的无人区,只见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废墟焦土,看不见炊烟缭绕,也听不到犬吠鸡鸣。警卫员兰德明心疼地抱紧玲玲,打马向前奔去。天黑后,终于找到了一个老乡家,房东大娘看到嘴唇干裂出血的孩子,赶紧点火烧了一锅水,从柴火堆里拿出藏在那里的仅有的两个鸡蛋,煮熟喂给玲玲吃了下去。

到达保德县的第二天,在第二军分区政治委员王德主持下,许光达听取了参谋长李文清、政治部主任刘惠农等人的汇报后,明确地提出了二分区当前工作的任务。他鼓励大家,坚定信念,努力工作,胜利度过这“黎明前的黑暗。”

抗日战争时期的许光达

邹靖华与许延滨和玲玲合影,玲玲在世仅有的一张照片,许光达放在贴身的衬衣口袋里

玲玲病了。到保德的那天晚上,开始腹泻不止。请第二军分区机关卫生所的吕见良医生看后,诊断为急性肠炎。一点药都没有!有人出主意喂点盐水,又有人让给孩子喂点醋,邹靖华是一点主意也没有了,抱着浑身滚烫的玲玲,眼睁睁地看着生命之光从玲玲身上一点点逝去。许光达正在开会,兰德明跑进来,附在许光达耳边悄声报告:“玲玲不行了!”许光达给大家打了声招呼,大步赶回来了。接过女儿,玲玲已是奄奄一息,她来到这个世界上才一年多一点时间啊!许光达把女儿紧紧搂在怀里,脸贴着脸,他多想用自己的力量从死神手中夺回他亲爱的女儿啊!玲玲在爸爸温暖的怀抱中静静地“睡”去了。许光达亲手把女儿埋葬在黄河边的一个小小山头上的二郎庙附近。女儿走了,只留下一张甜甜的小照,许光达小心地把她夹在用延安的黄油纸印制的党章之中,放进贴身的衬衣口袋里,伴随着他度过了一生!

许光达,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入黄埔军校第五期,攻习炮兵。1927年毕业后,在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炮兵营任见习排长。8月在宁都加入南昌起义南下部队,任排长、代理连长。1929年到洪湖苏区,参与组建工农红军第六军,任军参谋长和第十七师政治委员、师长。参与开辟以洪湖为中心的湘鄂西苏区,率部参加反“围剿”作战。1932年负重伤,赴苏联治疗。曾入国际列宁学院和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全国性抗日战争爆发后回国,任抗日军政大学训练部部长、教育长、第三分校校长。1941年任中央军委参谋部部长兼延安交通、防空、卫戍司令。1942年任八路军第一二○师独立第二旅旅长兼晋绥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雁门军区副司令员、晋绥野战军第三纵队司令员。率部参加沙家店、延(川)清(涧)、宜(川)瓦(子街)等战役。1949年任第一野战军第三军军长、第二兵团司令员。在扶眉战役中,率部迂回敌后,断敌退路,对保证战役全胜起了重要作用。继而挥师西进,攻破兰州南山敌军主阵地,抢占黄河大桥,与兄弟部队一起歼灭城中守敌,解放兰州。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受命组建人民解放军装甲兵,任装甲兵司令员,后兼坦克学校校长、装甲兵学院院长。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荣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1959年任国防部副部长。是第一至第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

故事讲述人王南方,安徽岳西县人,1983年入伍,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记者协会理事,《军营文化天地》杂志原副主编,《解放军生活》杂志原主编,新浪网十大博客博主之一,《北京晚报》专栏作家。出版的作品有散文集《明星360度》、《情感私语——走进名人的亲情世界》、《苦恋树》、《八荣八耻——辛勤劳动篇》、《中小学课本里的“星火燎原”》,报告文学集《神龙汽车团》(与人合著),绘本《捉迷藏》等。报告文学《星火燎原》曾获解放军文艺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