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张晓平(1972-),女,博士,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经济地理学相关领域的教学与科研工作。

通讯作者:刘卫东(1967-),男,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经济地理和区域发展研究。

本文原载《世界地理研究》2020年第1期。引用时请核对原文。

摘 要:德国著名的地质学家和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关于中国的研究成果打开了近代西方国家认识和了解中国的窗口,他命名的“丝绸之路”得到中外学者的广泛认同并沿用至今。国内学界对李希霍芬学术贡献的评述聚焦于他对中国地质和地球科学的贡献,但对其研究成果的人文-经济地理学价值尚缺少深入的总结。本文分析李希霍芬到中国考察的国内外政治经济和文化背景 ,以《李希霍芬中国旅行日记》为基础文献,梳理李希霍芬于1868~1872年间在中国的历次考察路线和主要考察内容,以及与中国古“丝绸之路”相关的考察计划;从当代人文-经济地理学视角总结分析了李希霍芬对中国研究的学术价值和贡献,如区位分析、“联系 ”与“流”的分析、农业地域差异分析、人地关系分析、制度与文化因素分析等;最后提出李希霍芬在中国的考察研究对当今“一带一路”建设研究及人文-经济地理学界的启示。

关键词:李希霍芬;“一带一路”倡议;人文-经济地理学;区域合作;文化交流

0 引 言

中国提出的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简称“一带一路”倡议)正在全球逐步深化。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为核心的“丝路精神”是深化国际合作的坚实基础。让世界更多地了解中国,提供理解全球及区域发展的新思维和新方法,是当前我国人文-经济地理学者的使命[1-3]。在这方面,国外学者对中国的研究为我们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自近代以来,西方人士对中国的考察和研究,根据其目的可以分为商业交流、宗教传播、政治出使、学术考察、旅游观光等[4-6]。从学术角度、特别是从学术研究的深度及其影响来看,德国学者李希霍芬对中国的研究尤其值得借鉴。

费迪南·冯·李希霍芬(Ferdinand von Richthofen,1833-1905)是德国著名的地质、地理学家,他于1868~1872年在中国进行了为期4年的地质和地理考察。回国后李希霍芬出版了巨著《中国——亲身旅行的成果和以之为根据的研究》(简称《中国》),打开了近代西方国家认识和了解中国的窗口,也令其学术地位和社会声望名跃全球[7,8]。李希霍芬对中国的实地考察和研究成果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瞩目和高度评价,他定义的“丝绸之路”得到中外学者的广泛认同并沿用至今。国内学界对李希霍芬学术贡献的评述,集中于李希霍芬逝世100周年之际的2005年,且以他对中国地质和地球科学的贡献评述为主,如中国黄土风成说、以震旦系和五台系对中国地层进行命名等[9-13]。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国内学界较多地关注李希霍芬命名的“丝绸之路”概念的生成和演变[14-17],而对其中国考察的当代人文与经济地理学价值还缺少深入的总结和分析[18,19]。本文以《李希霍芬中国旅行日记》[20,21]为基础文献并查阅相关史料,总结分析李希霍芬在中国的实地考察及其当代人文-经济地理学价值, 最后探讨李希霍芬中国考察对“一带一路”建设研究及人文-经济地理学界的启示。

1 李希霍芬到中国考察的国内外背景

李希霍芬所处的19世纪前后正是世界政治经济格局重构的关键时期,此时处于权力扩张中的西方工业文明与固步自封的中国农耕文明之间产生了激烈的碰撞,进而从抗衡转向逐步对接 。

1.1 德国的权力扩张和政治意图

李希霍芬是著名的学者,但他学术研究的背后是强烈的国家意志和政治立场。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英国以香港为据点,从对华和其他远东诸国的贸易中获取了丰厚的利润。此时,在欧洲日益扩张的普鲁士王国迫切希望打造一个进入东方世界特别是中国的良港。1859年普鲁士政府成立远东外交使团,先后访问了锡兰、菲律宾、日本和中国台湾等地。这个使团的使命之一,就是效仿英国,得到一块类似香港的海军锚地和商业港口。李希霍芬是该使团的成员,其职责就是负责实地勘测、以咨选址。使团本意于台湾进入中国大陆,但受阻于当时中国内地太平天国运动,未能如愿。之后李希霍芬与使团在印度尼西亚分开,于1862年8月赴美国加利福尼亚进行地质考察。6年后,1868年8月李希霍芬从加利福尼亚启程经日本于9月4日到达上海,正式开始他为期4 年的中国考察活动。掌握了中国第一手地质和地理资料的李希霍芬,不仅在欧洲地理学界声名大振,也为德国政府对远东的军事野心和扩张决策提供了参考依据,他甚至拥有直接给普鲁士宰相俾斯麦写信汇报的自由[20]。自此李希霍芬将自己的学术生涯与德意志的海外扩张捆绑在一起。身为学者的李希霍芬,既具有深厚的“家国情怀”,更抱有“德国至上”的政治立场。

1.2 西欧的经济繁荣和技术革命

经过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电力、通讯、交通运输技术的发展使人类跨越空间的成 本大幅下降,从根本上改变了地球上各地区彼此隔绝的状态,扩大了人类的活动范围并加强了各地之间的交往,为世界市场的形成提供了条件[22]。在李希霍芬考察中国时,汽轮、邮轮已成为远距离客货运输的主要交通工具。1872年10月当李希霍芬结束在中国的考察时,他将40箱考察资料交由上海直航至德国汉堡的汽轮运回德国;其行李箱则是由上海出发的英国邮轮,经苏伊士运河(1869年通航)、里雅斯特、维也纳,运回到德国;而他本人是搭乘从上海出发的法国邮轮于1872年10月18日离开中国,取道法国马赛回到德国。足见远洋交通运输对沟通亚、非、欧大陆的社会经济联系起到的重要作用。上述路线即为当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

1.3 欧洲的高等教育和学术导向

欧洲的高等教育和学术导向造就了李希霍芬精湛的科学素养,为他成功地在中国进行学术考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早期欧洲的大学主要是传授神学和哲学[23]。19世纪以后现代大学的出现和发展推动了科技的加速发展,并通过科学知识的传播为人们提供了认识世界的新视角和新思维。与当时培养教士、贵族和社会精英的高等教育理念不同,普鲁士教育家和政治家威廉·冯·洪堡(Wilhelm von Humboldt,1767-1835)创立的柏林大学,强调高等教育为社会发展服务的职能以及教研合一的办学精神。近代地理科学两位开山大师亚历山大·冯·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1769-1859)和卡尔·李特尔(Karl Ritter,1779-1859)的研究兴趣和学术成果对进入柏林学术圈的李希霍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李希霍芬潜心研读与亚洲和中国相关的历史地理文献和学术著作,最终把学术目光聚焦于亚洲,尤其是神秘的中国 。接受过科学的、系统的高等教育的李希霍芬 ,带着他的自然观和人地观,亲历中国,实地考察,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学术视角和研究领域。

1.4 东西方的宗教传播和文化交流

李希霍芬能顺利地完成在中国的考察,与当时在华的西方“传教网络”以及在华传教士的协助和指引密不可分。东西方的文化交流与宗教传播在明清以后逐渐频繁,来自意大利、比利时、西班牙、葡萄牙、法国、德国、美国等国家的传教士陆续来到中国开展宗教传播活动。传教士在中国各地建立的传教站,成为外国人在中国收集信息的节点。尤其是中国开放通商口岸和商埠后,传教网络更为密集。李希霍芬到达一个城市,都会拜访当地的传教士或主教 ,以获取更多关于中国的有价值的知识信息和考察建议。在考察途中,如果找不到理想的客栈,李希霍芬有时会借住在当地的传教站里或传教士的家中。值得一提的是,一位在中国内蒙古地区从事三年传教工作的比利时传教士保罗(Paul Splingaert)成为李希霍芬在中国考察的翻译和得力助手。保罗精通中文,熟知中国文化和风土人情,懂英文。他陪伴了李希霍芬42个月的考察和调研活动,协助李希霍芬完成考察沿途所有的沟通与联络事务。因此,李希霍芬在中国的成功考察,离不开对中国本土社会文化网络的了解甚至是融入。

1.5 中国的“内忧外患”和被动与世界对接

李希霍芬于1868 年进入中国考察时,大清王朝经历了第一次和第二次鸦片战争,国门已被迫打开。从1842年到1900年,中国先后有40 余处位于沿海、沿江和沿边的口岸和商埠对外国人开放[24,25]。通过开放口岸城市和划定租界等方式,中国的区域经济被动地融入世界市场和产业体系,欧洲产业的利润链条也得以成功地延伸到了中国。同时受此冲击,中国 传统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基础受到破坏,国内面临着复杂的社会矛盾,农民起义此起彼伏。清政府在镇压农民起义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对社会经济发展和生产力带来了严重的影响。此时处于“内忧外患”中的中国及其传统的农耕文明,与西方的工业文明碰撞在一起,最终不得不与世界政治、经济、文化进行对接。城市和商埠的对外开放,为李希霍芬在中国的深入考察提供了便利,让他有机会目睹期间中国社会经济结构发生的重大变化。

2 李希霍芬在中国的历次考察路线和主要考察内容

根据李希霍芬在中国的考察日记,整理汇总出他在中国的考察路线。在中国4年期间,李希霍芬的足迹遍及当时清朝内地18个行省中的14个,纵横大半个中国。他以上海为中心,先后有8次远距离出行和考察,此外还有4次出行计划未能成行,具体如下:

2.1 实际出行和考察路线

李希霍芬在中国的考察,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868年9月~1870年8月,包括如下第①~⑥次出行。第二阶段从1871年6月~ 1872年5 月,包括如下第⑦、⑧次考察。

①1868年9~10月,从上海至北京往返。1868年9月17日李希霍芬从上海出发,走水路 到达山东芝罘,后经天津到北京办理与考察相关的通关手续。沿途他对山东、天津、通州有了初步的认识。从北京返回芝罘时李希霍芬原计划用2个月的时间在山东进行调研,重点考察这里的煤矿储量和分布情况。但此时已是1868年10 月23 日,为避开北方接下来寒冷的冬季对考察带来的不便,他决定返回上海先去长江沿线考察,再于次年春季考察山东。其它文献有述及李希霍芬在中国进行了7次考察,没有包括这次出行[13,26]。

②1868年11~12月,考察沪宁杭周边地区 。考察路线为:上海-宁波-舟山-余姚-绍兴-杭州-苏州-无锡-镇江-南京-上海。重点考察了宁 波的贸易、舟山群岛建设良港的条件、京杭大运河作为中国交通大动脉的运输情况。在此期间,李希霍芬曾在南京拜见了湖广总督李鸿章 ,他原本希望说服李鸿章同意外国人在华开矿 ,但遭到拒绝。

③1869年1~2月,考察长江沿线口岸城市。此行的重点考察目标是汉口,考察路线为沿长江船行,从上海-镇江-南京-芜湖-九江-汉口。在汉口,李希霍芬看到的是繁忙的物流运输和商品交易场景。考察汉口后,他经安庆-芜湖-南京-镇江-江阴回到上海,沿途考察了九江、芜湖、镇江等重要的商贸城市。

④1869年3~8月,考察山东、辽宁、直隶。1869年3月,李希霍芬正式开启他的山东考察之旅,考察路线为:上海-镇江-扬州-高邮-淮安(水转陆)-宿迁-沂州-蒙阴-泰安-济南-周村-博山-临朐-张店-青州-潍县-莱州-芝罘。在山东,他重点考察了煤炭的分布和储量、金家港港口 和腹地的关系。本次考察确定了他对胶州湾枢纽地位的判断,并首次提出修建胶济铁路的构想。他对山东的评价对后来德国政府对华方针的制定产生了重要影响。回国后,他补充完善了对山东的考察内容,撰写了《胶州湾:它的世界地位和预见的意义》(1897)和《山东和它的门户胶州湾》(1898),并多次向普鲁士政府呈送关于开发山东的报告[27]。这些报告曾被认为是李希霍芬科学光芒与德国侵略野心互相影响下的产物[28]。结束山东的考察后,李希霍芬从芝罘渡海考察辽东半岛和直隶 。在辽东,李希霍芬到达中朝边界城市高丽门 ,考察了中朝边贸情况;在直隶,他重点考察了开平煤矿和周边铁矿。8 月由芝罘返回上海。

⑤1869年9~10月,考察安徽、浙江、江西三省交界处。从本次考察开始,李希霍芬获得了上海欧美商会(Shanghai Chamber of Commerce)的经费支持,并承诺向上海欧美商会提供他的考察报告,因此在随后的考察中李希霍芬更加注重对外贸易、交通运输、社会经济等方面的调研。李希霍芬此行的考察路线为 :上海-九江-都昌-饶州-乐平-景德镇-祁门-休宁-屯溪-淳安-严州-新安江-杭州-上海。在江西,他主要考察了乐平的煤矿、景德镇的制瓷工艺;在安徽,他考察了黄山的屯溪镇作为皖浙赣绿茶交易中心的贸易路线;在浙江,他考察了沿钱塘江上下游茶叶、大米、盐等商品的贸易流向,并对比了长江沿线汽轮开通前后钱塘江贸易地位的变化。

⑥1870年1~7月,从南至北穿越中国:从广州至北京沿途考察。此次考察,李希霍芬先从上海到达香港、广州,然后从南到北穿越中国 ,经广东、湖南、湖北、河南、山西、直隶6个省到达北京。此行4000余公里,跨越17个纬度 。考察路线为:广州-花都-三水-清远-韶州-郴州-湘潭-岳州-汉口-樊城-南阳-鲁山-南召-洛阳-怀庆-晋城-临汾-阳泉-太原-正定-北京-天津-上海。此行他考察的重点是沿途各省尤其是太行山地区煤、铁资源的分布和开发利用情况。到达北京后,李希霍芬原计划继续到山西、陕西 、四川深入调研,但此时“天津教案”事件使中国人与欧洲人的矛盾加深,李希霍芬的考察受阻 。为躲避风险,李希霍芬于1870年8月由上海赴日本,他在中国的考察暂告一段落。

⑦1871年6~8月,完善对浙江、安徽和江苏的地质考察。1871年5月,李希霍芬从日本重回上海,继续他的考察工作。6月12日,他从上海出发,考察路线为:上海-宁波-金华-桐庐-宁国-芜湖-镇江-南京-上海。此行,他重点对天台山 、天目山进行地质考察和测量,认为这里是植物学家、禽类学家、昆虫学家科学考察的好去处。随后,他对镇江和南京周围的山脉进行了深入细致的地质考察和勘测。

⑧1871年9月至1872年5月,在中国的最后一次长距离旅行。李希霍芬从上海出发走水路经芝罘于1871年10月初到达北京,经卢沟桥-房山-保安-宣化到达张家口,后考察了内蒙古察哈尔盟一带;然后进入山西,沿大同-五台-定襄,到达太原;从太原经汾州-平阳-运城,在潼关渡黄河,经华州,到达西安。从西安越过渭河,经咸阳-兴平-扶风-宝鸡-褒城到达汉中府,进入四川广元,经昭化-剑州-绵州到达成都,经双流-新津-邛州到达雅州府(今雅安),后经嘉定-叙州(今宜宾)-泸州-重庆-云阳-夔州-宜昌-汉口,沿长江返回上海。此行,他重点考察了张家口、太原、西安、成都、雅安等中国古丝绸之路沿线的贸易中心城市,详细记录了主要贸易产品和流向。

2.2 计划但未成行的考察路线

李希霍芬在中国的考察中,尽管实地调研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地方,但对中国边境地区“丝绸之路”的实地考察是他的“未圆之梦”。在他庞大的考察计划中,原本设计了多条与中 国古“丝绸之路”相关的考察路线,但最终因多种因素未能成行。

①对中-俄-朝边境地区的考察计划。1869年8月李希霍芬到达北京后,曾计划对中俄边境地区进行深入调研,目标城市包括恰克图、伊尔库茨克、尼布楚、海参崴。但由于按这个计划到达目标城市时气候不适宜开展野外考察,所以他最终调整了出行方案。虽然未能亲历考察 ,但李希霍芬重点研究了张家口作为中俄贸易枢纽和边境重镇的战略意义,并分析了它作为中国与俄国和西伯利亚贸易中转站的区位优势 。李希霍芬这一考察计划所经过的路线,是今天 “一带一路”倡议中“中蒙俄经济走廊”的东段。

②对北方“丝绸之路”的考察计划。从李希霍芬来到中国开始,一直计划着最后的行程由西安西行穿过甘肃和伊犁回到欧洲,即亲历古老而著名的“丝绸之路”。1872年1月,李希霍芬在西安考察,对于西安的贸易枢纽地位及商品流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研,他注意到从苏州来的丝绸,从湖北、湖南来的茶叶,以及广东运来的糖、四川运来的粮食都集聚在西安。遗憾的是,当李希霍芬到达西安后,正值陕西和甘肃的穆斯林叛乱,战事不断并已扩散到伊犁和土耳其,从中国经中亚至欧洲的联络通道受阻,李希霍芬不得不放弃原定的旅行计划,改为由西安南行至四川调研。他对此抱憾不已,感慨到“这场战争来得真不是时候!要是能从这里穿过那广袤而陌生的地区回到欧洲该是多么美好的事”[21]。这条联通西安、伊犁、中亚和欧洲的贸易通道,即今天“一带一路”倡议中“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的核心路段。

③对西南“丝绸之路”的考察计划。中国西南地区的“茶马古道”和“丝绸之路”是李希霍芬考察计划的重要内容之一,但与此相关的两次考察计划最终都没能成行。第一次是1870年1月,李希霍芬到达广州后,原计划沿西江逆流而上进入广西,经南宁府、百色厅到蒙自、云南府,然后去四川的叙州府进行考察。但他了解到这一行程将耗时90天,加之当时西南苗民起义对考察带来的不确定性因素,因此他调整了行程 ,最终由广州向北至北京进行考察。第二次是1872年2月,李希霍芬到达成都以后,详细调研了“南方丝绸之路”的交易路线和贸易枢纽。他了解到雅州府和灌县(今都江堰市)是成都周边重要的贸易中心,是通往西藏和建昌的贸易枢纽;另外从松潘、龙安到西宁府也有一条贸易路线;交易产品包括丝绸、茶叶、药材、烟叶 、盐、毛皮等。李希霍芬原计划从成都向南走雅州-宁远-丽江-大理-腾越一线到缅甸,但他随身携带的汇票不能成功在当地兑现使他旅费不足,加之出行不远即遇到路匪,所以他被迫放弃至云南和缅甸的远行计划。但李希霍芬对这条路线非常感兴趣,因为当时英国的汽船运输已经可以到达缅甸的八莫,英国人很想探明和开辟一条把印度和英国产品大规模输入中国的贸易通道,所以一直希望打通这条由缅甸进入中国的贸易路线。这条线路即今天“一带一路”倡议中“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一部分,基本与“泛亚西线”重合。

3 李希霍芬中国考察的当代人文-经济地理学视角

虽然地质地貌研究是李希霍芬来中国考察的主要目的,但他在《日记》中记录了大量中 国的交通、城市区位、贸易路线等人文-经济地理学研究内容,更有区位分析、空间分异、空间联系等当代经济地理学的经典思维范式[29]。对于社会、经济问题和区域差异的分析,表明他不仅是一位地质学家,更是一位地理学家,或者说是一位有着跨学科思维的科学家[8,12]。

3.1 区域与区位分析

《日记》中,贯穿了李希霍芬的区域性分析视角。在考察的过程中,他的思维触角远远超越了其考察的地理范围,而是穿梭于更加广阔的空间维度和时间维度。《日记》中涉及清代地名500多个,其中述及区位重要性分析的城市、县、镇达百余个。李希霍芬对每个城市的观察,都是将其置于区域和区域关联的背景之中。在进行区位分析时,李希霍芬非常灵活地应用了时空相关的思维。他习惯性地把城市和区域经济的发展放在历史的轴线上,对比城市 区位的时空演化特征和兴衰起伏;尤其是认真观察分析了汉口、九江、芜湖、镇江、广州、汕头、宁波、天津、上海、成都、西安、张家口等城市的交通区位重要性和枢纽地位变迁。如,九江原是江西省的商贸枢纽和门户,但全国通商口岸的开通和轮运航线的拓展与变化使九江相对衰落,其作为贸易集散地的前景日趋暗淡,因为东南部的贸易依赖广州和汕头,而北边的贸易则主要依赖汉口和镇江。上海、宁波、汉口的对外开放,加上汽船的开通,使中国的贸易中心由广州逐步转移到上海,江西出口的产品部分经宁波运往上海进行销售,相应的郴州、赣州、韶州这些传统的枢纽城市的地位下降。

3.2 “联系”与“流”的分析

李希霍芬的《日记》为我们呈现的是一幅幅鲜活的中国商品贸易和物质流通的画卷。或许正是受其到中国考察目标的驱使,他对中国产品生产和贸易流向的考察不仅仅局限于中国国内贸易,还包括国际贸易流向和联络通道。《日记》中记录的主要贸易商品包括茶叶、粮食、水果、药材、罂粟等农产品,以及丝绸、布匹、盐、铁、煤、玻璃、纸、糖等工矿产品,还有古玩、字画等文化产品的交易集散地和流通情况。他注意到在进出口贸易方面,中国国内产业开始受到来自外国产品的竞争。而国际市场的竞争使中国传统出口产品的地位下降。晚清时期,中国主要的出口商品依然是丝绸和茶叶,但受资本主义市场的影响,出口商品的结构在发生变化,如由于印度、锡兰和日本茶叶的竞争,中国茶叶输出量逐渐减小,占出口商品的比重由19世纪中期的50%下降到19世纪末期的26%[30]。欧洲大陆甜菜糖、马尼拉和爪哇的蔗糖输入中国市场,使中国的糖产品出口受到影响。国外棉纺织工业的大规模输出和对原料需求的增加,使中国进口的棉制品大量增加、棉花出口所占比重上升。

3.3 农业生产地域差异及人地关系分析

李希霍芬考察了中国各地区自然地理差异对农业生产条件、种植结构产生的影响,尤其是重点描述了受资本主义市场影响的商品性农业生产的波动情况,如棉花、蚕桑、罂粟、茶 叶、烟叶等的种植结构和地域变化。罂粟种植原以云南(南土)、四川(川土)、甘肃(西土)、贵州为主,但在山西、陕西、河南、山东、辽宁也有大面积种植[24];“禁烟运动” 以后,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为了禁烟而种烟”, 即为了减少鸦片的进口而改由本地种植;罂粟被种植在最肥沃、灌溉条件最好的田地里,致使粮食作物和经济作物种植面积减少,一些粮食主产区甚至变成了缺粮区,如陕西渭南地区 。蚕桑种植,原主要集中在江浙皖一带,受丝绸出口增加的影响,广东、河南、山东、山西 、陕西、河北一带蚕桑的种植面积亦扩大。茶园主要集中在江西、福建、安徽、云南、四川 、广东等地,但受出口量变化的影响,茶园面积波动明显。此外,李希霍芬在对中国各地区地质和地理考察的基础上,记录了大量与土地利用和人类活动强度相关的内容,非常关注中国人口的大量增加带来的生态环境问题和垦殖带来的水土流失问题。

3.4 制度与文化因子的分析

李希霍芬从自身的文化观和价值理念出发对中国独特的文明和历史文化传承进行了评价 。一方面,他对儒家文化影响下中华民族的优秀品格给予赞扬和肯定,认为中华文明具有强大的延续性和凝聚力,因此中国得以长期维持自己独特的发展模式。据此李希霍芬认为外国传教士在中国的传教工作之所以不成功,是因为他们并不真正了解中国文化的内聚特性。另一方面,李希霍芬也对中国人安于现状缺少创新意识进行批判。在考察中,他感受到德意志民族、日本人和朝鲜人这些小民族比当时的中国人更加积极进取,因为他们对于自己所未掌握的知识和技能表现出无尽的渴望和学习的劲头。李希霍芬还分析了中国民俗及文化的地区差异,如宁波人头脑灵活善经商、绍兴文风炽盛出师爷、山西人精明算计善金融汇通等。当然,出身于德国贵族家庭的李希霍芬,也不时流露出自身文化的优越感以及对中国人生活习惯的贬低和不屑。

4 结语

自李希霍芬考察中国以来,世界已历经150 年沧桑巨变,西欧的殖民主义已经衰变。结合当前中国及全球区域经济格局,李希霍芬的中国考察和研究带给我们如下启示:

(1)中国需要更多“李希霍芬式”的学者,要让世界更多地了解中国,也要为理解全球区 域发展格局提供新的思维和视角。中国身居亚洲经济活跃地带,所处的地缘位置非常独特,在亚欧大陆中的战略地位尤为重要,历来是国际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关注的焦点之一。当前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处于新一轮重构的关键时期,中国人文-经济地理学者应服务于国家战略和国家需求,结合本学科的特色和优势,加强中国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的研究;围绕全球区域经济合作、区域经济重构等内容,为世界政治经济地理新格局和新秩序的构建提供理论依据与学术支持,为中国“走出去”战略及企业的 海外投资提供更多的理论支撑和实践指导。

(2)坚持实地考察与“大数据”分析模拟等新的研究方法的结合。实地考察与现场勘探是地理学重要的研究方法之一。李希霍芬是地理学现场考察和勘测的先驱和楷模。在调研的过程中,为了获得尽可能多的第一手资料,他放弃舒适,精心设计考察路线,历经酷暑严寒,饱受艰辛。他对自己所从事的科学研究充满热情,他精湛的科学素养和高度的敬业精神令人钦佩。当今,互联网、“大数据”分析平台和方法为人文-经济地理学研究提供了新的研究方法和技术手段。虽然线上数据分析和处理的效率大大高于实地考察,但数据的在线分析与模型模拟必须与实地调研和考察结果相结合并验证,才能真实地反映当地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并进而提出切实可行的对策建议。

(3)重视制度文化因素在深化“一带一路” 倡议中的重要性。古“丝绸之路”是东西方文明交融最好的历史见证。历史上中国文化在西方世界的传播,让诸如李希霍芬这样的学者有机会认识和了解中国文化;而他们到中国的实地考察和研究、对中国本土文化的亲身体悟和记录宣传,又为东西方文明的沟通和交融架构了新的桥梁和多元媒介。宗教、制度、价值观与意识形态等诸多文化因素,对区域合作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都拥有各自灿烂的民族文化,未来合作倡议和机制中应加强文化交融和双向沟通,以便对合作共赢的发展模式和实现机制达成共识,以推动国家间经济合作、资本运营和产业融合向更高层次发展。

参考文献(References):

[ 1 ] 陆大道, 杜德斌. 关于加强地缘政治地缘经济研究的思考.地理学报, 2013, 68(6): 723-727. [Lu D, Du D. Some thoughts on the strengthening of geopolitical and geo-economic studies.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13,68(6):723-727. ]

[ 2 ] 杜德斌,马亚华. 一带一路——全球治理模式的新探索.地理研究,2017,36(7):1203-1209. [Du D, Ma Y. One Belt and One Road: a new way of global governance. Geographical Research, 2017,36(7):1203-1209. ]

[ 3 ] 刘卫东, 宋周莺, 刘志高, 等. "一带一路"建设研究进展. 地理学报, 2018, 73(4): 620-636. [Liu W, Song Z, Liu Z, et al. Progress in the research on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Acta Geographica Sinica, 2018, 73(4): 620-636. ]

[ 4 ] 吴必虎. 东见、东渐与东建:世界著名游记丛书(第三辑)导读. 曾德昭,著;何高济,译. 大中国志. 北京: 商务印书馆, 中国旅游出版社,2017,1-43. [Wu B. Cultural communication and reconstruction between eastern and western worlds: a guide to the series of world-famous travel books (the Third Series). Written by Alvaro Semedo; Translated by He Gaoji. Annals of the Great China. Beijing: The Commercial Press; China Travel & Tourism Press, 2017, 1-43. ]

[ 5 ] 乔治·马戛尔尼,约翰·巴罗,著;何高济,何毓宁,译. 马戛尔尼使团使华观感. 北京:商务印书馆,中国旅游出版社, 2017. [Written by George Macartney, John Barrow ; Translated by He Gaoji, He Yuning. Macartney Mission's View on China. Beijing: The Commercial Press; China Travel & Tourism Press, 2017]

[ 6 ] 利玛窦,金尼阁,著. 何高济,王遵仲,李申,译. 利玛窦中国札记. 北京:商务印书馆,中国旅游出版社,2017. [Written by Matteo Ricci, Nicolas Trigault ; Translated by He Gaoji, Wang Zunzhong, Li Shen. Matteo Ricci's Notes about China. Beijing: The Commercial Press; China Travel & Tourism Press, 2017]

[ 7 ] Bailey Willis . Ferdinand, Freiherr von Richthofen. The Journal of Geology, 1905, 13(7): 561-567.

[ 8 ] Ian Smalley , Slobodan B. Markovic . Four loess pioneers: Charles Lyell, F. von Richthofen, V. A. Obruchev, L. S. Berg. Quaternary International, 2018, (469): 4-10.

[ 9 ] 吴凤鸣. 李希霍芬其人及宏著«中国»——为纪念李希霍芬逝世100 周年而作. "地球科学与文化"学术研讨会暨地质学专业委员会第17届学术年会论文集,2005,62-67. [Wu F. F. von Richthofen and his great work "China"-in com‐ memoration of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the death of Richthofen. Proceedings of the Symposium on "Earth Science and Culture" and the 17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Geological Professional Committee, 2005, 62-67. ]

[10] 刘东生. 李希霍芬与"中亚人与环境". 第四纪研究,2005,25(4):405-408. [Liu D.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 and "Man and Environment in Central Asia". QuaternarySciences, 2005,25(4):405-408]

[11] 郭正堂,刘东生. 黄土与地球系统——李希霍芬对黄土研究的贡献及对地球系统科学研究的现实意义. 第四纪研究 , 2005, 25(4): 443-448. [Guo Z, Liu D. Loess and the earth system --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 's contribution to the loess research and its practical significance to the study of earth system science. Quaternary Sciences, 2005, 25(4):443-448]

[12] 斯文·赫定,著,潘云唐,译,刘东生,校. 斐迪南·冯·李希霍芬男爵.第四纪研究,2005 , 25(4):450-452. [Written by Sven Hedin; Translated by Pan Yuntang; Proofread by Liu Dongsheng. Baron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 Quaternary Sciences, 2005,25(4): 450-452. ]

[13]Dieter Jäkel.Ferdinand von Richthofen's contributions to Chinese geology and geosciences. 第四纪研究, 2005,25(4): 409-431. [Dieter Jäkel .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s contributions to Chinese geology and geosciences. Quaternary Sci‐ ences, 2005,25(4): 409-431. ]

[14] 郭双林,董习. 李希霍芬与«李希霍芬男爵书信集». 史学月刊,2009,(11): 52-60. [Guo S, Dong X. Ferdinand von Rich‐ thofen and Collection of Richthofen's Letters to the Shanghai Chamber of Commerce. Journal of Historical Science, 2009,(11): 52-60. ]

[15] 彼得. 弗兰科潘,著;邵旭东,孙芳,译. 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16.[Written by Peter Frankopan; Translated by Shao Xudong, Sun Fang. The Silk Road: A New History of the World. Hangzhou: Zhejiang University Press, 2016. ]

[16] 刘进宝. "丝绸之路"概念的形成及其在中国的传播. 中国社会科学,2018,(11):187-202. [Liu J. The formation of the concept of the Silk Road and its transmission in China. Chinese Social Science, 2018, (11):187-202. ]

[17]唐晓峰.李希霍芬的"丝绸之路". 读书, 2018,(3):64-72.[Tang X. Richthofen's "Silk Road". Reading, 2018,(3):64-72. ]

[18] 贾长宝,袁玮蔓. 从«李希霍芬中国日记»看 1868 至 1872 年间赣皖浙地区的茶叶产销. 浙江档案,2018,(11):42-46. [Jia C, Yuan W. Tea production and marketing in Jiangxi, Anhui and Zhejiang areas from 1868 to 1872: evidences from Richthofen's Travel Diary in China. Zhejiang Archives, 2018,(11):42-46. ]

[19] 安介生,古帅. 李希霍芬山西考察的地理学价值刍议.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18,33(4): 46-61. [An J, Gu S. On the geographical value of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s investigation into Shanxi Province, China. Journal of Chinese Histori‐ cal Geography, 2018,33(4): 46-61. ]

[20] 费迪南德·冯·李希霍芬,著; E·蒂森,选编;李岩,王彦会,译. 李希霍芬中国旅行日记(上册).北京:商务印书馆,中国旅游出版社, 2017.[Written by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 Selected and edited by E. Tiessen; Translated by Li Yan, Wang Yanhui.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s Travel Diary in China (Volume I). Beijing: The Commercial Press; China Travel & Tourism Press, 2017. ]

[21] 费迪南德·冯·李希霍芬,著; E·蒂森,选编; 李岩,王彦会,译. 李希霍芬中国旅行日记(下册).北京:商务印书馆,中国旅游出版社, 2017. [Written by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 ; Selected and edited by E. Tiessen; Translated by Li Yan, Wang Yanhui.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s Travel Diary in China (Volume II ). Beijing: The Commercial Press; China Travel & Tourism Press, 2017. ]

[22] 刘卫东,Michael Dunford ,高菠阳. "一带一路"倡议的理论建构:从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到包容性全球化.地理科学进展,2017 , 36(11):1321-1331. [Liu W, M Dunford , Gao B. Discursive construction of 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from neoliberal to inclusive globalizaiton. Progress in Geography, 2017,36(11):1321-1331. ]

[23] 吴军. 全球科技通史. 北京:中信出版社,2019.[Wu J. General History of Glob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Beijing: CITIC Press, 2019. ]

[24]孙健. 中国经济通史(中卷:1840-1949).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0. [Sun J. General History of Chinese Econo‐ my (Volume II: 1840-1949). Beijing: China Renmin University Press, 2000]

[25] 谭其骧. 简明中国历史地图集. 北京:中国地图出版社,1996.[Tan Q. Concise Historical Atlas of China. Beijing: Chi‐ na Map Press, 1996. ]

[26] 温馨. 19 世纪来华德国人与中国"文明化":以郭实猎、李希霍芬、福兰阁为例. 北京外国语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16. [Wen X. On Germans coming to China in the 19th century and their "civilization" of China: a case study of Garl Gutzlatt, Ferdinand von Richthofen, Otto Franke. Doctorate Dissertation of 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2016. ]

[27] 郭敏. 李希霍芬对山东的考察. 青岛:中国海洋大学,2009. [Guo M. F. von Richthofen's investigation in Shandong Province. Qingdao: Master Dissertation of Ocean University of China, 2009. ]

[28] 孙保锋,陈巨慧,丁培华. 李希霍芬带山东走进西方视野. 大众日报,2011-08-23. [Sun B, Chen J, Ding P. Richthofen brought Shandong into the western vision. Dazhong Daily, August 23, 2011. ]

[29] 刘卫东. 经济地理学思维. 北京:科学出版社,2013.[Liu W. Thinking in Economic Geography. Beijing: Science Press, 2013. ]

姚贤镐. 中国近代对外贸易史资料(第 2 册). 北京:中华书局,1962,1060-1061. [Yao X. Materials of Modern Chinese Foreign Trade History (Volume 2). Beijing: Zhonghua Book Company, 1962,1060-1061. ]

编辑:Wilm、二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