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巴骂仗的最新后续来了!

在快手官方的介入和禁令下,近期辛巴与其他主播的纷争暂时平息,但余波仍在。

知情人士向今日网红爆料,辛巴近日活跃于抖音,想去抖音发展,但传言已被拒绝。

辛巴是业内知名电商大主播,快手粉丝接近5千万,具有强悍的带货能力,但同时一起出名的,是他出道以来从未停止过的“撕逼、炒作、骂人”等各种负面新闻。

既是公众人物,却从未有一个公众人物该有的正面形象;既是行业大主播,却总是在直播间掀起骂战。他甚至于说到:希望快手珍惜我,我能调动整个国内资源......

辛巴喊话快手

近日,有知情人士向今日网红爆料,称辛巴的团队公关找到了抖音平台,传达了想入驻抖音发展的诉求。

作为一个在快手拥有4813万粉丝的大主播,辛巴正处于被快手封禁的敏感期,此次这些动作,更像是一场博弈。

不久前,辛巴曾与散打哥家族掀起骂战,双方从快手掐到微博、互爆黑料,场面接近失控。

最后,快手官方的强势监管下,双方选择了“冷静”:4月24日,辛巴与散打哥两人相继宣布短暂退网,所有涉事主播均停播反省。

但以辛巴的个性,冷静怕是很难。

辛巴在直播间上喊话快手官方:

“快手,我希望你们把眼睛擦亮一点,我辛有志在大部分的类目当中,可以调动整个国内的资源,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

此番讲述,虽然语气平静,但无异于公开的叫板和挑衅!

这种狂妄,并非一时兴起,其实是他的一贯风格,过去在快手直播间里,辛巴也曾多次直接撕逼骂人、大爆粗口。

比如去年10月,辛巴与另外一位电商主播葵儿隔空互怼。辛巴在直播间,手指屏幕怒骂,粗口连篇。

这样的事情不止一两次,几乎每隔一段时间,辛巴都会与快手其他主播发生冲突。

更致命的是,辛巴不仅自身直接参与战斗,更是把战火烧向全平台,辛巴公司的合伙人伽柏甚至特地注册了微博,专门发布其他主播的负面信息,并@了各大官媒。

很快,浙江经济频道报道了快手大主播圈子,点名了祁天道、仙洋、方丈等多位大主播曾涉嫌违法事件,并称快手大主播家族泾渭分明,坐拥庞大的粉丝基数,如果监管不够,不排除会走向违法甚至犯罪的道路。

这让社会舆论,给予了整个直播行业更为苛刻的评价。

这种各界关注的情势,从直播间到社会公众的影响,从个体事件到全行业的波及,又岂是辛巴个人所能把控的?

流量与营收的依赖

快手并非纵容,官方也曾多次严厉监管、打压。

但另一方面,此前确实以短暂封禁为主,缺乏更严厉的处罚。

行业人士认为:归根结底,快手对辛巴等大主播的依赖太深,封禁辛巴也有“投鼠忌器”的风险。

首先从流量上看,辛巴个人的粉丝就达到了近5000万。而辛巴背后的家族818,网罗了快手时大漂亮、爱美食的猫妹妹、蛋蛋小盆友等一众人气主播,团队快手粉丝总量几近1亿。

显然,大主播在坐拥了巨量粉丝之后,反过来却绑架了平台的流量。而这些流量,也是快手从产品到运营到推广,巨额投入的结果。

除了粉丝流量之外,辛巴团队的电商直播营收体量也十分庞大,占到快手电商相当大的比例。

2019年,凭借着双十一4亿的销售额,辛巴成功拿下快手主播销售第一的位置。

不仅如此,辛巴除了自己卖货,团队的人卖货能力也很强。辛巴的徒弟时大漂亮不久前单场直播就对外称卖了5个亿,再度刷新快手电商带货的记录。

据招商证券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快手去年电商直播的GMV是400-450亿。而辛巴团队公布的数据,2019年他们卖了133亿。

如果数据属实的话,这也意味着,在电商直播营收上,仅辛巴一个团队就贡献了近三成。

流量与营收,过度集中在大主播,以及大主播背后的几大家族手里,辛巴“拥兵自重”,这正是平台难下狠手的重要原因!

主播与平台,本应该是相互成就,也是相互依存,但对于辛巴与快手,局面正在滑向失控。

据辛巴此前在直播间透露,他正在不断整合手里的供应链,他们团队自建了一个供应链平台,所有主播都可以在该平台拿货,预计不久后会正式上线App。

辛巴说要退网,实则也并没有真正退出网络。就在两天前,辛巴在抖音上发布一个短视频,他在视频里说:“请你们记住辛有志,有一天我不再给你们带货了,希望你们在社会上不同的地方、平台能看到辛选的供应链。”(目前该视频已被删除。)

这表明,辛巴正在将快手站内的流量,导向外部。

... ...

“从农民的儿子到农民CEO”,过去在快手,这一套话术也被辛巴反复宣传,但中国农民不应该是这种形象代表。

在这个普通人走红门槛极低的时代,流量的获取能让一个普通人迅速收获名利场,一跃成公众人物。但如何真正做好一个公众人物,给粉丝正能量的导向,辛巴不合格。而如何摆正自己的位置,处理个人与平台更为复杂的关系,辛巴也从未做好准备。

另一方面,快手同样也需要抉择!

E N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