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中国,已被疫情和全球大波动深刻改变。

迷茫也好、悲伤也好,历史的车轮,总要滚滚向前。过去的社会如同一个缩影,我们曾无比熟悉当下,但却恐惧未来。

然而,过去的生存法则已彻底失灵:基础设施变了、协作模式变了,“他人利益”与“自我发展”的关系也变了,究竟是要继续逞英雄,还是学会“概率化生存”?

“生”和“死”,成为当下企业家和创业者们绕不过去的话题。

如果把时间拉长,站在2025年,该如何看待今天?相信这篇文章看完,你会对当下有更加透彻的理解。

生存基础,已深刻改变

14亿人在将近2个月的时间,闭门不出,依靠互联网获得信息、购买食物等生活物资,以及进行娱乐和情感交流。多年之后,我们一定会多次回想起今天这一幕。

就好像今天的我会想起1999年的时候,那个“72小时网络生存实验”。

1999年,北上广三个地方,每个城市找了4个志愿者,一共12个人,把他们关在酒店,只有硬板床和水,大家需要通过互联网获得食物以及改善生活环境。

当时媒体对那次实验得出的结论是:依靠互联网不能生存。事实上,到了第二天,有人已经26小时无法在网上买到任何东西,饥饿难忍,退出实验。

从20年前12人的网络生存实验,到今天14亿人的网络生存实战,这个变化发生的背后,是我们生存的基础设施变了,协作模式变了,文化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最早,我们在漫长的农业社会,协作规模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因为生存模式决定文化,所以我们几千年的文化是熟人社会,是集体主义的,又是充满弹性的。

接着,我们开始建设工业和现代化的基础设施。与此同时,由于工业社会是快速聚集的陌生人之间的协作,我们的文化也过渡到尝试依靠契约,遵守规则的文化。

但是,我们还没适应工业社会的文化,互联网浪潮就启动了。我们与世界同步建设信息社会。聊天、商品、交易等信息在过去20年里,依次被上传到云端的服务器,并越来越结构化、可运算。

于是,在这次疫情的极限场景中,我们看到了:信息的流动变了,城市的枢纽变了。

以前小区的信息枢纽是大妈广场舞俱乐部,公司的信息枢纽是办公室的饮水机或者吸烟区,现在变成了一个个微信群;以前城市的枢纽是地铁站和shopingmall,现在变成了外卖小哥。

很多人在关心疫情何时过去,好恢复生产生活。但是,“恢复”这个词不对,也许用“迭代”更适合,因为—— 疫情结束,我们也不会回到2019的生活。我们已经处在了AI社会的史前阶段,下一步,历史的潮流只会向前。

曾鸣先生对AI社会有个描述,说是人与AI的协同进化。他认为,未来有竞争力的商业企业都必然具备“数据智能”与 “网络协同”的双螺旋DNA。

在这次疫情里,我们都看到了这个双螺旋DNA,看到了更多的信息被共享、被上传、可运算。比如,大数据可以快速锁定一个人是不是曾经在某个公共场所,与一个确诊者有过15秒钟的接触。

农业社会,每个人都熟悉;工业社会,每个人都陌生;今天,每个人都在变透明。

今天,一个弱小的“节点”只要找到合适的动力,就能够利用互联网快速进行信息对齐和资源对齐,建立巨大的协同网络。例如,这次疫情中,顺丰速运武汉分公司快递员汪勇去帮助他人的时候,发现全社会都会来支持他。

这是今天的一个极限场景,但也许会是20年之后的某种社会常态。未来把自己预演给你看,我们应该从中得到启示。

贪婪者、懒惰者、胆怯者:

格局不同,结局不同

疫情之前的半年,股市有一波大幅增长。很多按照过去5年的定势,继续满仓腾讯、茅台的人,踏空了。

意外地,美国的特斯拉暴涨,中国的半导体概念股也猛地爆发。

特斯拉市值为何超越波音?波音是工业企业,而特斯拉是“工业+智能”企业。如果没有投入智能的部分,资本市场对特斯拉不会有如此之高的期许。

2018年,寄托美国股民希望的企业是苹果、Google、英伟达;寄托中国股民希望的企业是茅台、榨菜、片仔癀,我为此感到痛苦。

这一次,半导体概念股集体飙涨,虽然依然是工业范畴,我还是很高兴的。

从此中国人的财富视野里,除了茅台、榨菜,还有芯片、半导体。这真是我们民族集体记忆中的一个旗帜性事件,对未来影响深远。

可是,疫情导致经济活动暂停,随之而来的是股市暴跌。特斯拉本来都快1000美金,无数朋友哀叹买不起,突然它几乎打了个对折,500美金了。

你怎么看?以及打算怎么办?

市场上所有的股票都打折,你持有的资产也打折。你受伤,惊魂未定,但是又有了一次重新入场的机会。

这与企业给你的打击和选择,本质是一样的,其实都是未来把自己预演给你看。关键是你计划怎么办?

华尔街有一句谚语:“牛赚钱,熊赚钱,只有猪羊被宰杀。”股市的牛、熊都是大家很熟悉的概念,而华尔街另外两个象征性动物,猪和羊,很多人都不了解。

猪,代表的是贪婪者,或者一厢情愿的懒惰者。

贪婪者,持有超过自己承受水平的头寸,满心满意地认为市场会按照他们的预期发展。但是,只要市场稍微有一点与预期相背离的波动,他就立刻承受不住,只能割自己的肉给别人。

懒惰者,没有清晰的目标,只想着搭上增长的大船就此高枕无忧。当趋势已经发生变化,他们仍视若无睹,还在等增长。放在股市,他们就是死也不斩仓的人,在等待下一次牛市,等钱再回来。

他们不会看一眼,有多少股票从2015年6月到今天,市值已经跌掉80%以上。不是某次突发灾难,而是这家公司早已不在时代的趋势上。

羊是短视者和胆怯者,今天听到了这个消息就去干这个,明天听到了那个消息就去干那个,一旦有风吹草动就立马改变。于是,他们被牛和熊赶来赶去,只会“咩咩”叫着抱怨哀叹。

站在2025看今天的生死进退,我们需要分辨,哪些是因为疫情暂停的,哪些是将被时代彻底淘汰的,然后再制定当下的行动策略。

如果我们看清楚了哪些代表未来,当前周期里的股市下跌、资产打折,都是机会,今天各公司收敛业务、裁员,也都是吸纳以前拿不到的资源的机会。

(作者:梁宁,来源:正和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