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的一则建议被网友“顶”上热搜。她建议,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起刑点应从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调至十年以上至死刑…你怎么看?

人大代表提议:

拐卖妇女儿童罪最高调至死刑

前天,全国人大代表张宝艳的一则建议引发热议,网友点赞达20多万。

目前,我国刑法规定,收买被拐卖妇女儿童起刑为三年,拐卖妇女儿童起刑为五年,绑架罪起刑为十年。拐卖及收买妇女儿童罪量刑明显低于绑架犯罪。

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寻亲网站“宝贝回家”创始人张宝艳认为,

拐卖妇女、儿童罪是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行为。犯罪过程中,还可能伴有强奸、虐待、非法拘禁、侮辱、殴打、强迫卖淫甚至致人死亡等罪行,更有可能导致亲属自杀、精神失常等后果。但由于量刑相对较轻,使得一些拐卖犯罪分子依然铤而走险。

拐卖妇女、儿童罪是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妨害社会管理秩序的犯罪行为。犯罪过程中,还可能伴有强奸、虐待、非法拘禁、侮辱、殴打、强迫卖淫甚至致人死亡等罪行,更有可能导致亲属自杀、精神失常等后果。但由于量刑相对较轻,使得一些拐卖犯罪分子依然铤而走险。

除此以外,目前刑法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降低了买方市场的打击力度。

因此,张宝艳建议,

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起刑点从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提至十年以上至死刑,拐卖犯罪的量刑须重于绑架罪。同时加强对收买被拐卖儿童的惩处力度

对拐卖妇女儿童犯罪起刑点从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提至十年以上至死刑,拐卖犯罪的量刑须重于绑架罪。同时加强对收买被拐卖儿童的惩处力度

每天几百条微信,多数与寻子有关

据了解,张宝艳是宝贝回家寻子网的创始人。“宝贝回家”创立至今已有12年,爱心人士超过32万,已帮助4300个家庭团圆。

张宝艳。吉林发布、中国吉林网供图

来北京开会,张宝艳的手机几乎没闲过。每天几百条微信,有孩子被拐的,也有寻求帮助的,多数与寻子有关。

2018年,张宝艳当选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并走上了代表通道。这分经历让张宝艳至今难忘,她认为代表通道让更多人听到了她的声音——关注走失家庭,寻找走失儿童。“今年,通过人大代表的身份,我更要积极发声。”

同时,这12年间,她也见证着全国开展打拐专项工作,各种政策法规出台、新措施帮助宝贝回家。

2010年开始,一旦有孩子失踪,公安机关立即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

2015年,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开始被追究刑责;

2017年,拐卖婴幼儿最高可判处死刑……

2010年开始,一旦有孩子失踪,公安机关立即以刑事案件立案侦查;

2015年,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开始被追究刑责;

2017年,拐卖婴幼儿最高可判处死刑……

她表示,特别是公安部推出的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有25家新媒体和移动应用接入平台,一旦孩子失踪,在几秒钟内,几百公里范围里,每一个安装了指定APP的手机用户都能收到弹窗提醒。

2018年5月24日,在公安部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团圆”系统第四期上线启动仪式上公布了一组数字,“团圆”系统作为公安部唯一官方儿童失踪信息紧急发布平台,上线两年来共发布3053名儿童失踪信息找回儿童2980名,找回率达97.6%。

在张宝艳看来,犯罪分子拐卖妇女儿童的过程,实际上就是绑架的过程,其造成的后果比绑架犯罪更为严重。同时,在买卖妇女儿童的定罪治罪中,买主也应接受法律严惩。

寻找孩子的家庭,

把孩子的照片印在自己的衣服上

媒体报道过多起孩子被拐的新闻

每一位被拐的孩子背后

都有一个破碎的家庭

小伙因贪玩走失十多年 记得小时候叫“秦小刚”

他叫刘虎,是这次宝贝回家寻亲活动的寻亲人。他说和父母分开是因为自己的一时贪玩,而现在他想弥补这个多年的过错。

虽然十多年来一直被人称作刘虎,不过刘虎没有忘记他曾经还有另一个名字,另一个家。

刘虎:秦小刚,我确定那时候只记得这个名字。我不记得我妈,只记得我爸还有一个姐姐。

刘虎说,因为心里感到害怕和内疚,他一直不告诉自己的养父母,当时自己是因为一时贪玩才走失的。

在福利院里呆了一年后,刘虎被一对江苏的夫妇收养,不过他的心里总是会想起,远在贵阳的亲人。

离家二十一年的燕子 终于飞回了家

1997年,小燕被家中的租户哄骗到纳雍的一个小山村。二十一年后,长大成人的她开始了艰难的寻亲之路。

4月27号,兴仁县黄金路热闹非凡,为迎接小燕回家,李树华一家专门举办了一场认亲大会,小燕的亲生父母刘文彬和王永会也分别从遵义和新疆赶到了现场。

民警:经过鉴定,不排除刘文彬,王永会是王雪的生物学父母。

当民警一字一句地将法医鉴定结果宣读出来时,一家人二十一年的苦苦寻找和期盼终于画上了句号,在众人的见证下,小燕和阔别了二十一年的家人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这一刻,多年来沉积在小燕一家人心中的辛酸全部爆发出来,他们紧紧地依偎着,不愿意放开彼此的手。

摆摊苦守二十三年 我的宝贝终于回家

1月7日下午,在“宝贝回家” 黔东南志愿者及警方的帮助下,被拐至福建23年的梁水生终于回到凯里与父母团聚。

还没到时间,范世英一家就早早的来到凯里市公安局。为了与就别的儿子重逢,一家老小来了20多人,只为见见这个阔别了23年的亲人。回想起梁水生走失的场景,范世英历历在目。那是1995年8月25日的早上9点左右,当时年仅30岁的范世英带着3岁的儿子梁水生在二商场卖菜,由于菜卖完了,回家添货的她把孩子放在自己的箩筐里。“哪个晓得就几分钟的时间,娃娃就不见了,我们满凯里的找了好久,都找不到。”

阔别23年,一家人终于团聚。

有些父母为了可以找到丢失的孩子,不惜倾家荡产,流落街头,甚至还有的家长因为没有找到孩子而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这些可恶的人贩子确实是丧尽天良,必须要受到法律的严惩,给丢失孩子的家庭一个交代。

网友热议:支持,应该重惩、严惩!

对于张宝艳的建议,不少网友表示支持:人贩子就应该重惩、严惩!

有人认为,有买就有卖,想要杜绝这种行为,买卖双方都应该重罚:

还有人建议,应该健全举报奖励机制:

图:孩子,哪一个才是你……

对于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也有人建议除了处罚外,更重要的是加强教育以及法律的普及,从源头制止这种犯罪行为。

请问你支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