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迁

改革开放四十年,岁月荏苒,在百姓心中,这四十年的变迁,体现在最平常的衣食住行里。今天,我们将视角对准四位株洲老人,让他们从各自的生活里,谈谈这40年里,衣食住行的变化,感受生活的变迁,时代的进步。

衣:从百货商店摆摊到亲历网购时代

讲述人:刘有元

年龄:66岁

从“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到随着季节、时尚的变化添置新衣。改革开放40年来,人们衣着的款式、风格、购物方式发生了巨大变化,今年66岁的刘有元既是亲历者又是见证者。作为一名裁缝,她从在百货商店摆摊为人量体裁衣,到上世纪90年代百货商店改制后来到芦淞服装市场,再到如今网购时代下的芦淞服饰,她见证株洲人的穿着变化和株洲服装行业的起起伏伏。

刘有元说,上世纪70年代末,国营百货商店只卖布,没有成衣销售。1981年起,她在国营响石岭百货大楼摆了缝纫摊,一直到1995年国营响石岭百货大楼改制清算。

刘有元记得,直到上世纪90年代,大家都是量体裁衣,而春节前的1个多月,是刘有元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她说,家里经济条件再紧张,也会扯布给全家人做几件新衣服。“那时候款式简单,男士就是中山装,女士就是宽大的呢子衣。因为裁缝铺就在卖布的柜台附近。”刘有元这样形容自己的忙碌:扯布前,大家先找她量尺寸,定款式,拿到布后,再由她裁剪再加工,一天的时间,她最多的时候为10多人做衣服。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响石岭百货大楼进入改制清算。而这个时期,成衣出现了,因为款式多,面料比较丰富,越来越多的人喜欢到成衣柜台购买衣服了。1995年前后,芦淞服装市场已经形成了成熟的市场。刘有元加入了芦淞服装大市场,成为了芦淞服装大市场相关产业的人员。

在服饰城,在一个几平方米的小摊位里,每天会有成百上千件衣服发往全国。“芦淞服装大市场特别红火时,凌晨2点市场就开门,大年三十上午还开门营业。”刘有元说。

上世纪90年代,尽管服装款式越来越多,布料也越来越丰富,但健美裤、小腿牛仔裤、阔脚牛仔裤往往像一阵风,会流行一个季节。芦淞服装大市场周边也渐渐有了更多的服装市场,最终形成了芦淞服装市场群。

“作为一名老裁缝,很多时候对年轻人喜欢的个性化的款式,我看不懂。”随着网购兴起,衣服样式种类繁多,诸如蕾丝、棉麻等时尚元素每年都在更迭,年轻人更喜欢在网上通过网红模特的衣服展示,这也要让刘有元所在芦淞服装市场群的生意一度遭到了冲击。

如今,芦淞服装市场群陆续进入了新旧接班阶段,年青一代运用电商的营销模式,让株洲服装紧跟时代潮流。

【对话】

记者:关于40年的穿衣变化,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刘:观念的变化,以前是穿得暖和,现在大家都有了自己的审美,更加追求个性。现在还讲究搭配,一身衣服还要和包、鞋子、发型等搭配,这个变化太大了。

记者:在您看来,裁缝是不是随着时代发生了变化?

刘:的确,现在裁缝也不再是我们那个时代的裁缝,服装行业分工开始细化,有人专门裁剪,有人只加工衣服,缝纫机也从脚踩式进化到电缝纫机。

食:从昔日摆摊炸“臭干子”到借力互联网开启经营新模式

讲述人:彭君

年龄:50岁

提到河西的小吃,不能不提“彭君小吃”(原名铁西臭豆腐)。至今,住河西的老居民,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没尝过“铁西臭豆腐”,就不算来过河西。从长江南路入口,进入铁西小区,移步数米,便有香味飘来。只有株洲人才懂的味道,酸辣之中带着焦香,焦香之中,还有几分隐约的臭味。

九十年代末,下岗女工彭君推着一个小推车在厂矿里卖“臭干子”,客人都是工友熟人,大家都很喜欢吃她炸的“臭干子”。一传十十传百,小摊子的生意越来越好,彭君随后在铁西社区包下一个店面,卖臭豆腐、猪脚、毛豆等小吃,将这家小店发展壮大,成为铁路小区乃至河西的吃货地标。

他家的臭豆腐有多好吃,彭君说了这样一组主句——他家的臭豆腐平均每天至少卖3000片以上,巅峰时间一天能卖到6500片。“可以说,我们这个店见证了整个河西地区小吃经营户的发展历史。”

改革开放到底有什么变化,从一份臭豆腐就可以看出实情。彭君回忆,15年前,一份臭豆腐卖4毛钱一片,那个时候吃臭豆腐的人都是工厂上班的人,吃小吃在很多人眼中还是一件奢侈的事。而如今,一份臭豆腐涨价到0.8元一片,人们的钱袋子也鼓起来,想吃臭豆腐,手机下个单就能送货上门。

小吃店的老顾客曾先生,在城区某银行网点工作,他告诉记者,自己吃了十年的臭豆腐,从最开始只能用现金支付,到后来银行卡取代现金,再到最近五年,第三方支付的快速崛起,智能手机的普及,手机成为最便捷的支付工具。“现在来吃臭豆腐特别方便,手机一扫就OK,不用找零,不用带零钱,不用担心收到假币。”曾先生说。

自从父母退休自己接手后,为了让母亲的好手艺继续传承下去,彭君的儿子小叶开始尝试用全新模式来经营小店。“父母那一辈开店,信奉的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什么都是亲力亲为,而我就用互联网+的模式,把把店里的收银、采购、监控都联网,靠后台的大数据说话,比如每天哪个时刻,臭豆腐卖的多,哪种口味的顾客喜欢,大数据一目了然,我可以根据数据,在营销方案中有多侧重。”

对话:

记者:对于这些年来吃的变化,你有什么感受?

彭:我觉得老百姓越来越爱下馆子了,最开始那些年,来我店里吃的都是一些年轻人,但如今,各个年龄阶段的都有。

现在你接受这种电商模式吗?

彭:我觉得这是一种时代的变化,现在来我店里付款都是微信、支付宝了,我们也要适应潮流。

住:从住“筒子楼”到137平米电梯房

讲述人:钟根全

年龄:71岁

迈入古稀的钟根全,退休后有记日记的习惯,他笑说自己怕随着年岁渐长,喜欢回忆年轻时,也爱记录当下生活。如今,他已经记录了厚厚的2个笔记本,而这一篇篇日记里,有一篇便是关于自己从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住房变迁。

“这四十年来,我感受最深的变化就是这四十年的住房变化,这四十年,我从住集体宿舍,到住商品房,住房条件越来越好。”在这篇日记的开头,钟根全这样说。时光倒回到70年代初,那时的钟根全,还是一位刚入社会的青年,从老家沅江招工到长沙,进入一家国有工厂。他记得,当时的工厂用地的前身是一家劳改单位,自己所住的宿舍则是由牢房改造而成,十多平方米的房间里,住着个人,狭小而局促。“但比起在老家住的茅草屋要好许多,因为我再也不要经历风吹雨打了。”

80年代初期,钟根全新婚,因为爱人在株洲工作的缘故,他也调到了湘江氮肥厂,进厂不久后,他被分配到了一间50多平方米的住房,和新婚妻子一起,住进了集体宿舍。他形容,在被称为“筒子楼”生活的年月里,虽然每家每户都挤在楼道里一起做饭,厕所一个楼层只有一间,但夜晚做饭后,一家家聚在一起,相互品尝各家的美味,再谈谈家长里短。也正是在这个50平方米的小家里,他的女儿出生了,一家三口,简单却幸福。

时间来到90年代,钟根全记得,为了解决各单位的住房矛盾,又进行了一次分房,当时,他们一家三口分到了一套90平方米的住房,告别了“筒子楼”,住进了楼房。“房子一下子大了这么多,原先的家具肯定用不了了,我对房屋进行了装修,添置了新家具,开始了新住房的生活。”在日记里,钟根全这样形容。

20世纪后,随着商品房开始兴起,在株洲的各个单位也停止建房。存钱买商品房,成为当时老百姓最为津津乐道的事。钟根全也不例外,2006年,退休后的钟根全拿出自己的继续,在芦淞区文化园购置了一套137平方米电梯房,三代人住在了一起,退休后的生活,便是和老伴一起含饴弄孙,闲暇时便在小区里,散步聊天,做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改革开放给了我们很多福利,对于老百姓来说,房子越住越大,便是生活中最大的满足。”四十年的住房变迁,钟根全用“幸福”二字形容自己当下的感受。

对话:

记者:为什么会感觉四十年住房的变化会给你这么大的幸福感?

钟: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小时候受过很多苦,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工人,也让自己住的地方越来越宽敞,当然幸福。

以后你对自己的住房还有期待吗?

钟:如今我已入古稀了,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后辈越来越好,我呢,就去住住养老院,和老伴安享晚年。

行:从“踩一脚(jio)”到“说走就走”

讲述人:陈水英

年龄:60岁

40年前,老家在株洲县的陈水英,需要在田心拉两袋煤炭回去过年,没有汽车、没有单车,当时只能拖着板车,走3、4个小时到火车站。然后坐“绿皮车”到达朱亭站后,在泥泞的土路上走上2个小时,才能到家。

“现在,早上在河西家中从容地吃完早饭,门口搭个公交去汽车站,高速45分钟就回了老家。”接受记者采访时,年近花甲的陈水英感慨道,改革开放40年来,株洲交通方式变化很大,如今大家都享受着越来越便捷的出行服务。

40年前无论是在市区还是农村,步行是人们最普遍的出行方式。农村,代步的工具多为牛车;城里,凭票购买的自行车还属于稀罕物。“当时自行车与缝纫机、手表并称为“三大件”,是这是个人或家中财富重要的表现。”陈水英说,上世纪80年代,摩托车开始逐步成为人们的新宠,骑着一台摩托车游走于大街小巷定会引来不少羡慕的眼光。

她说,90年代初时汽车仍属于奢侈品,基本也是公务用车,市面上的车也较少,家庭拥有汽车的是少量的。如今,她女儿、女婿都有车,出门开小车变成非常普通的事,更别提现在日行千里的高铁了。“以前去长沙骑单车要一天,现在做个动车45分钟,高铁只要10多分钟,很方便。”

聊出行,肯定要说一说株洲的公交车。 70年代,株洲大街上跑着的公交车是“长尾巴汽车”。陈水英形容着,双节公交车中间有个大圆盘,车辆一转弯,站在圆盘上的人就会跟着转动。她回忆,到了80年代中期,私营的中巴车出现在了株洲城区,虽然票价比普通的公交车贵一点,但可以喊声“师傅,踩一脚”,享受随叫随停的待遇。

“买票买票,上车滴买票……”站在公交车门边上的售票员拿着票板让人买票的样子也让人印象深刻。资料显示,1996年,株洲公交开始逐步实行无人售票。2011年7月,城区线路已全部置换电动,株洲成为全国首个“电动公交城”。

“打车、买票、订酒店、订餐……现在什么都可以在手机上操作,所以老年人要跟上时代,还得学会用智能手机。”陈水英笑说,这40年老百姓出行方式发生很多变革。而如今多元化的出行方式给了人们多种选择,而便捷的交通服务,把人们“说走就走”的旅行变为了现实。

对话

记者:你年轻时出喜欢去哪旅游?

陈水英:最喜欢去的是北京、桂林和黄山,那时候出去都是坐“绿皮火车”,一般买不到座位票,一到晚上,行李架、座位底下都睡着人。

记者:退休之后有去过哪些地方?

陈水英:退休后帮女儿带孩子为主,不过也去了海南、香港、澳门等地,最近还办了护照,准备去东南亚玩一下。高铁、飞机、游轮都坐过,“现在坐飞机好像比当年骑摩托车都常见”。

来源:株洲晚报 周刊记者

来源:株洲晚报 周刊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