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印发《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厅(局)、司法厅(局),解放军军事法院、军事检察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

为依法惩治非法放贷犯罪活动,切实维护国家金融市场秩序与社会和谐稳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贷诱发涉黑涉恶以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制定了《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请认真贯彻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2019年7月23日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

为依法惩治非法放贷犯罪活动,切实维护国家金融市场秩序与社会和谐稳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贷诱发涉黑涉恶以及其他违法犯罪活动,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根据刑法、刑事诉讼法及有关司法解释、规范性文件的规定,现对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提出如下意见:

一、违反国家规定,未经监管部门批准,或者超越经营范围,以营利为目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四)项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

中京信联解读:《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是关于“非法经营罪”的规定,具体条文内容为:违反国家规定,有下列非法经营行为之一,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未经许可经营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专营、专卖物品或者其他限制买卖的物品的;(二)买卖进出口许可证、进出口原产地证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经营许可证或者批准文件的;(三)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四)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

前款规定中的“经常性地向社会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是指2年内向不特定多人(包括单位和个人)以借款或其他名义出借资金10次以上

贷款到期后延长还款期限的,发放贷款次数按照1次计算。

二、以超过36%的实际年利率实施符合本意见第一条规定的非法放贷行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节严重”,但单次非法放贷行为实际年利率未超过36%的,定罪量刑时不得计入:

中京信联解读:这是关于“五年以下刑期”的条款。民间借贷所谓的月息三分利,也即是36%的年利率,超过这个红线的,就属于情节严重,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关于为何以二分利、三分利为红线绿线的标准问题,可以参阅这篇文章:民间借贷利率:24%和36%的法理基础和历史依据(最高院王林清)

(一)个人非法放贷数额累计在20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放贷数额累计在1000万元以上的;

(二)个人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80万元以上的,单位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400万元以上的;

中京信联解读:个人累计放贷金额200万元以上、违法所得累计80万元以上,是一个非常非常非常低的标准,大量案件中,无论是代理申请执行人(这些债权人可能在这里就是职业放贷-非法经营罪的犯罪嫌疑人了)和被执行人的案件中,动辄三五千万元,多达几个亿,数十亿元的都有,想必,对职业放贷人,要构成下文所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判刑五年以上,再也不是难事。如果按照这个量刑标准,很多地区的看守所将会人满为患了,因此,请可能涉嫌上述问题的债权人们,早做准备,很多被执行人和债务人们现在可能会以为令箭在握了,务必小心,务必早做准备,做好预案

(三)个人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50人以上的,单位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150人以上的;

(四)造成借款人或者其近亲属自杀、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严重后果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的“情节特别严重”:

中京信联解读:这是关于加重情形之“五年以上刑期”的条款

(一)个人非法放贷数额累计在1000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放贷数额累计在5000万元以上的;

(二)个人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400万元以上的,单位违法所得数额累计在2000万元以上的;

(三)个人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250人以上的,单位非法放贷对象累计在750人以上的;

(四)造成多名借款人或者其近亲属自杀、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等特别严重后果的。

三、非法放贷数额、违法所得数额、非法放贷对象数量接近本意见第二条规定的“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的数额、数量起点标准,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分别认定为“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

(一)2年内因实施非法放贷行为受过行政处罚2次以上的;

(二)以超过72%的实际年利率实施非法放贷行为10次以上的。

前款规定中的“接近”,一般应当掌握在相应数额、数量标准的80%以上。

四、仅向亲友、单位内部人员等特定对象出借资金,不得适用本意见第一条的规定定罪处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定罪量刑时应当与向不特定对象非法放贷的行为一并处理

中京信联解读:大量企业涉嫌集资类案件、放贷类案件中,“亲友”一词是一个经常出现的高频词汇,单位内部人员,也是常见词。本条明确,仅向亲友、单位内部人员等特定对象出借资金的行为,确实不构成犯罪,但在我们的司法实践中可能会存在打击面过宽的情形,将亲友间及单位内部的互助性质的资金出借行为,也定性为违法犯罪的也不鲜见,在打击职业放贷犯罪的运动中,这将是一个重要辩点。本条规定也明确,以“貌似”向亲友和单位人员出借行为掩盖真正职业放贷行为的,也属于“向不特定对象非法放贷”,属于要被打击的刑事犯罪。这一点需要特别注意。

(一)通过亲友、单位内部人员等特定对象向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

(二)以发放贷款为目的,将社会人员吸收为单位内部人员,并向其发放贷款的;

(三)向社会公开宣传,同时向不特定多人和亲友、单位内部人员等特定对象发放贷款的。

五、非法放贷数额应当以实际出借给借款人的本金金额认定。非法放贷行为人以介绍费、咨询费、管理费、逾期利息、违约金等名义和以从本金中预先扣除等方式收取利息的,相关数额在计算实际年利率时均应计入

非法放贷行为人实际收取的除本金之外的全部财物,均应计入违法所得

非法放贷行为未经处理的,非法放贷次数和数额、违法所得数额、非法放贷对象数量等应当累计计算。

中京信联解读:此前,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民间的借贷行为中,更常见的是网贷、小贷扥搞各种贷款活动中,经常以介绍费、咨询费、管理费、逾期利息、违约金等名义收取超过银行贷款四倍(2015年9月1日前)、借贷利率2分(24%)等方式打擦边球,甚至设置复杂的交易结构,担保费、服务费等名目,则难以识别,经常超过当时法律司法解释规定的最高标准。现在,根据这条规定,这样的办法不行了,行不通了,哪怕是获得的是非现金收益、其他财物的,也都列入实际年利息范围。有一个问题需要考虑:被迫以物抵债的方式,以低价抵偿借款本息的,是否属于这里应累计计算的“非法所得”?

六、为从事非法放贷活动,实施擅自设立金融机构、套取金融机构资金高利转贷、骗取贷款、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择一重罪处罚

为强行索要因非法放贷而产生的债务,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故意毁坏财物、寻衅滋事等行为,构成犯罪的,应当数罪并罚。

纠集、指使、雇佣他人采用滋扰、纠缠、哄闹、聚众造势等手段强行索要债务,尚不单独构成犯罪,但实施非法放贷行为已构成非法经营罪的,应当按照非法经营罪的规定酌情从重处罚

以上规定的情形,刑法、司法解释另有规定的除外。

七、有组织地非法放贷,同时又有其他违法犯罪活动,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认定标准的,应当分别按照黑社会性质组织或者恶势力、恶势力犯罪集团侦查、起诉、审判

中京信联:这里要特别小心!

黑恶势力非法放贷的,据以认定“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的非法放贷数额、违法所得数额、非法放贷对象数量起点标准,可以分别按照本意见第二条规定中相应数额、数量标准的50%确定;同时具有本意见第三条第一款规定情形的,可以分别按照相应数额、数量标准的40%确定。

八、本意见自2019年10月21日起施行。对于本意见施行前发生的非法放贷行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准确理解和适用刑法中“国家规定”的有关问题的通知》(法发〔2011〕155号)的规定办理。

金融,往往意味着高利。这个行业,缺乏规制。现在,无论打击职业放贷还是打击套路贷等,刑事制裁越来越严厉,手段越来越刚猛,这一系列的整顿,难免会给很多人,无论是放贷一方(债权人、申请执行人)还是借贷一方(债务人、担保人、被执行人)带来巨大的影响。相关领域人员,也要及时学习新规,掌握标准和尺度。

我们这些年见过太多的是是非非和悲欢离合。企业家们不贷款现在就会死,高利贷,年底就会死,这个道理,大家都懂,饮鸩止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甚至有些人,在急难之中,借了高利贷,还款时积重难返,希望将放贷一方用刑事手段搞掉,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强有力的金融管制,导致民营企业融资困难,加上投资渠道有限,给很多闲置资金以可趁之机。本意见自2019年10月21日起施行,也就是说已经开始了。各位借贷的、放贷的朋友们,都要留意。无论如何,对非法放贷的职业放贷人而言,可能这是一个短期难以过去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