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纵有不安,生活值得可乐!

后日三月三,上巳节。

这一天有一个游戏叫“曲水流觞”。古人们找一条蜿蜒的小溪流,呼朋唤友,携酒带菜,坐在溪流边上。酒杯中装着酒,随水波飘动,飘到谁人面前,谁就饮之。

而在这些酒中,有一杯叫“可乐”。

可使人生发,可使生活蓬勃,更可使岁月总有欢喜之处。

▲ 清 郎世宁 清院本《十二月令图冊·三月桃月》(局部)

钱选 《王羲之观鹅图》局部

曲水流觞的前世,叫“春浴”,也叫“祓禊”(fú xì)

发生在农历三月初三,又叫“重三”,是最早的祓除祸灾,祈降吉福的节日。

春秋时孔子观察到:

“暮春者,春服既成,

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

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这日春风暖踏踏,大人小孩换上了轻松的春服,姑娘翻出柜子最美的衣裳,相约出门,踏春寻欢。他们坐在水边,东风初起,水波微澜,心胸间愁绪尽数被荡涤干净。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图·春瑦纸鸢图》

②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图·竹院围棋图》

又采集兰花洗身子,可以洗去过去一冬积累的病害,祛除病灾与不祥。后来屈原把这叫做“浴兰汤”,把心里积存的陈年旧事一并清除,心无挂碍。

最后用新鲜的柳条沾水点在身上。因为柳最具生发之气”,一泓清水,一抔湿土,便可蓄势待发。于是祖先定下三月三也是生命之神的复活节。

这样的日子人们兰汤春浴,身子变得轻盈,生活同样轻松而生机勃勃。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图·湖桥泛月图》

②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图·清风万里图》

钱榖 《兰亭修禊图卷》 局部

到了汉代,上巳春浴之后,人们开始临水宴饮。

三月是野菜疯狂生长的时节,房前屋后上随处都能见到蕨菜、车前草、豌豆苗,人们采食做成饭菜,带去河水边。祓禊之后,在地野餐,饮酒庆祝。

吃饱喝足,人们玩起了游戏,把熟鸡蛋放入河中,任其漂流,流到谁面前谁就可以拾而食之,叫“临水浮卵”。传说拾到人,家里一定儿孙满堂,可享天伦之乐。

清 郎世宁 清院本《十二月令图冊·三月桃月》(局部)

后来,三月三临水浮卵变成了“曲水流觞”。

最著名的一次是永和九年(公元353年),东晋的王羲之邀请亲朋同僚一共42人,在自己家的园林兰亭,饮酒作诗。

他们环绕小溪,分散坐着,上流有仆人放入酒觞,随水流动。约定酒觞停在谁面前作诗一首,若是做不出,罚三杯。

途中觞在王献之面前停了下来,他书法写得极好但不会作诗,愣半天没写出一句,被罚三杯酒。后来有人写了一首诗取笑他:

“却笑乌衣王大令,兰亭会上竟无诗。”

可怜那一年王献之才10岁!

明 钱榖《兰亭修禊图卷》(局部)

但喝酒最多的却是王羲之,倒不是不会作诗,而是他自己想喝。因为这天是老先生最快乐的日子。

生逢乱世,作为重臣,王羲之为东晋朝廷操劳了大半辈子。这年恰恰是朝廷一次北伐失败之后,下一次北伐之前,暂得安稳的日子。

微醺半醉中,他在《兰亭集序》这样说: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

一切美好宛如新生,所以该快乐的时候赶紧快乐,不辜负三月春的美意。

明 钱榖《兰亭修禊图卷》(局部)

钱榖 《兰亭修禊图卷》 局部

自此,上巳节曲水流觞的游戏流行了下来。

有唐初王勃在云门寺,效仿兰亭雅集,邀请了当时国内最头角峥嵘的诗人,在此修楔。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一“仿古兰亭”,竟意外地开启了“唐诗之路”。

后来每逢上巳日,正好也是唐代新科进士放榜后的日子,及第的新人来到曲江,按照前人“曲水流觞”的习俗,临水饮酒,赏春作诗,称为"曲江流饮"。

文徵明《兰亭修禊图》

曾在这流饮的诗人,有我们熟悉的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隐、元稹......一年又一年,文人汇聚作诗斗诗赛诗,于是就有了一个盛世大唐,与一首首脍炙人口的唐诗。

到了清初一位叫孔尚任的人,一年三月三,邀请名士在扬州瘦西湖的红桥“修禊”。他说,扬州多雪雨,游人罕出,直到了三月三“天始明媚,新鲜弄色,禽鱼蜂蝶,亦有畅遂自得之意。

乃至现在,仍有许多人穿着汉服,慕名前往位于绍兴山阴县的兰亭遗址,关中八景之一的“曲江流饮”,或撑着油纸伞再走一边瘦西湖的红桥,或幻想着魏晋风流,或梦回长安曲江。

不禁想起一句诗:“犹之惠风,荏苒在衣。”

曲水流觞虽只是上巳节一个游戏,却源远流长,像一股和煦春风,把风雅从魏晋吹到大唐,从兰亭吹到瘦西湖。曲水流觞今犹在,愿我们都能风雅在心。

清 郎世宁 清院本《十二月令图冊·三月桃月》(局部)

② 马远 《水图》

齐白石 《石门二十四景图·棣楼吹笛图》局部

醉翁亭记里说,欧阳修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事实上曲水流觞之意也不在饮酒,更不在作诗,而是“可乐”。

王羲之在《兰亭集序》里说:“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图·仙坪试马图》

老先生所在的东晋朝廷风雨飘摇,只是这一年的三月三,春风比较温暖,春草比较繁茂,日子也稍稍稳当一些,于是心情方才放松,可以愉悦。

人生总是喜忧掺半,安与不安又掺半,既然困顿的时候总会困顿,那么可乐的时候就好好可乐。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图·棣楼吹笛图》(全)

②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图·棣楼吹笛图》(局部)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说明。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物道生活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