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瑞和王熙凤的邂逅,最开始只不过是三句话:“请嫂子安。”“嫂子连我也不认得了?不是我是谁!”“也是合该我与嫂子有缘。我方才偷出了席,在这个清静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见嫂子也从这里来。这不是有缘吗?”

从这几句话来看,贾瑞对王熙凤,算是“觊觎”吗?恐怕谈不上吧?充其量,只能是轻浮浪荡子弟,见到漂亮女人,“不占点便宜就算吃了亏”的一般心理。他未必敢指望下一步的进展,只不过是言语之间,讨个便宜。如果王熙凤翻脸呢,也抓不住他多大的把柄。如果王熙凤红了脸、羞涩走开,贾瑞就认为达成目的、占到便宜了。轻浮子弟的伎俩,不过如此。

反而是王熙凤,“怨不得你哥哥时常提你,说你很好。今日见了,听你说这几句话,就知道你是个聪明和气的人了。这会子我要到太太那里去,不得和你说话儿,等闲了咱们再说话儿罢。”“一家子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你快入席去罢,仔细他们拿住罚你酒。”

这几句表面很客气、似乎很亲热、甚至有点体贴入微的话,从一个漂亮的女人嘴里说出来,恐怕没有几个男子能够抗拒吧?王熙凤本来颇有女性魅力,但是限于时代限制,不能越雷池半步。正好有这贾瑞送上门来,于是小试牛刀,测试一下自己的魅力值,——用平儿的话说,就是“我浪我的,谁叫你动火了?”

王熙凤为了测试自己的魅力,而对贾瑞有所挑逗,但绝对限制在“止于礼”的界限之内,绝对不叫你抓住把柄。这一点,她把握得比贾瑞更准确。

如果贾瑞有自知之明,以这一次的邂逅为满足,回去有事没事展开遐想,加油添醋地“意淫”一番,既不害人,也不害己。但他显然不以此为满足,还要追求下一步的进展。为什么敢有此妄想?除了王熙凤的挑逗之外,还有一个条件:贾琏的花心,“见一个爱一个”。

贾琏在各方面,当然远胜过贾瑞。唯独在对爱情的忠诚上,他比不上贾瑞。贾瑞绝对没有花心的“劣迹”,他连妻子都没有。今天邂逅的王熙凤,是他唯一接触过的女性。他的爱情(如果他的欲望也可以称为爱情的话),完全集中的王熙凤身上。

如果是平等的竞争,贾瑞当然不如贾琏。但是感情的世界里,没有平等可言。就像《天龙八部》里的王妃刀白凤,愿意与满身污血的乞丐苟合,完全是为了报复丈夫:“你对我不起,我也要对你不起。你背着我去找别人,我也要去找别人。”

为报复丈夫的花心而出轨,这样的事例并不是没有。贾瑞孤注一掷地抓住贾琏花心的缺点,妄想王熙凤会为报复丈夫而出轨。而他自己,他以为,就会是王熙凤选中的报复工具。

贾瑞是一个完全沉浸在妄想中的典型。他的死,当然有凤姐陷害的因素,但最重要、也是最根源的因素,还是他的妄想。他死于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