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网剧《不完美的她》热播,今年60岁的惠英红再一次进入到观众的视线。

从邵氏的第一打女,到TVB金牌配角,再到多年的沉寂与实力派演员的巅峰回归。惠英红这一生经历了香港武侠片的繁荣和衰落。

在她辉煌的履历背后,有着别人看不到的艰辛与磨难。鲁豫曾这么评价惠英红:"一辈子活了别人两辈子,因为太不容易了。"

3岁起就开始养家糊口,13岁去夜总会做舞蹈演员

惠英红,1960出生于香港,祖籍山东,满洲正黄旗后裔。

惠英红的家里本是大户人家,却处在一个随时被清算的年代,作为诸城的大户人家,祖母被打死,父亲无奈下带着家里人偷渡到香港。

刚到香港没多久,父亲就被骗得倾家荡产,为了贴补家用,不得不先后把四个子女送去戏班贴补家用。

排行第五的惠英红就这样成为了家中独当一面的"长女"。

在惠英红的记忆里,小时候他们一家人住在破旧不堪的木屋里,有一次发生大火,让姐姐的眼睛失明;也曾遭遇过台风,一觉醒来,整个屋子被摧毁殆尽。

母亲只好带着全家住在铜锣湾大楼的楼梯下,为了填饱肚子,就捡剩菜叶吃。

贵族出身的父亲自尊心强,尝试过出去打工,却被打伤一只耳朵和一只眼睛,变得更自卑。童养媳出身的妈妈就这样扛起了养家的责任,每天带着孩子们去街上乞讨。

三岁起,惠英红就跟着母亲和妹妹去码头卖口香糖。

惠英红的嘴巴很甜,也会逗别人开心。就算是讨饭,也是讨饭人员中的"优等生",别人八个小时卖不到100块,她四个小时就能卖200块。

那时候的惠英红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赚钱。可怎么赚钱?她唯一知道的就是湾仔有一个戏院,戏院里经常会有明星出入。

抱着会被挖掘当明星的侥幸心理,年仅13岁的惠英红去了香港有名的海天夜总会做舞蹈演员。

惠英红在夜总会待了九个月的时间,每天只能演不露脸的"舞狮",这和她最初的想法有些背道而驰。于是她又跳槽到全香港最大的美丽华饭店的夜总会当舞女。

当舞女的时候,惠英红一个月能赚1500块,甚至还代表香港去美国、丹麦、澳洲表演,这样的生活一共持续了两年多,直到遇到导演张彻,她的命运才由此发生改变。

一次,惠英红正在台上跳舞,台下坐着的刚好是导演张彻,张彻一眼就看中了当时身形灵活的惠英红,问她想不想演电影?

惠英红答应了,决定签约邵氏,可月薪也从跳舞时的1500元减到500元。

当时那个年代,1000块对他们这个贫苦家庭来说,是重中之重,家里的每个人都反对惠英红签约邵氏。

但惠英红却坚信自己以后一定会红,挣大钱。她打电话到学校给姐姐,拜托姐姐帮她签下合约。

就这样,16岁的惠英红成功签约邵氏,凭借出色的长相和多年的舞蹈功底,她捡漏出演了电影版《射雕英雄传》中的穆念慈,开始展露头角。

成为邵氏金牌打女,被男演员连打40多拳

香港七八十年代,正是动作片的鼎盛时期,打女这种定位更是少之又少。很少有女演员会像惠英红这样拍打戏来者不拒。

抱着要成名、要赚钱的想法,惠英红拍戏途中从不喊累,也不喊苦。

肚子上被男演员连打40多拳,也只是一言不发的去旁边吐完回来接着挨打;被要求只系一根钢丝从十六楼往下跳,替身说什么都不肯跳,只有惠英红愿意跳,结果后背被钢丝划伤,血肉模糊;刚拆线没多久,就去拍打戏;左耳完全丧失听力;左边膝盖永久残废……

如今惠英红一身伤痛,都是年轻时不要命拍戏留下的病根,可对于这些,惠英红从未有过抱怨。

上天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拼命的小姑娘。

22岁那年,一部《长辈》让惠英红成为史上第一位金像影后,她也是金像奖历史上,唯一一个打女身份的影后。

拿到奖杯的惠英红第一个想法却是:如果奖杯能换成钱该多好啊?

从她1977年出道,再到拿奖,这期间的惠英红生活得并不轻松并不轻松。由于月薪只有五百,所以那期间惠英红什么角色都拍,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拍戏。

辛苦与回报却不成正比,月薪过少,导致惠英红每个月只能填饱肚子,连衣服都买不起。

后来,刘家良导演得知惠英红的窘境,帮她极力争取,要求邵氏给她涨薪,这才从每个月的五百,升为每部戏五万块。

拿奖之后,惠英红成了邵氏当家的武打明星,可惠英红却始终不愿意被"打女"这个标签所禁锢,她想要打开戏路,多尝试其它类型的电影。

面对惠英红想要转型的想法,邵氏拒绝了。

九十年代中后期,香港电影的市场风格开始从武侠动作片转为文艺类型的电影,当邵氏想要让惠英红转型时,已经为时过晚。

惠英红打女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突然拍文艺类的电影,会让观众出戏,许多新晋文艺导演们并不把惠英红放在考虑名单中,有些导演给惠英红女二的角色也算是看在人情的份上。

一直担任的女一的惠英红接受不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反差,她连续拒绝了几个剧本,直到

某一天她突然发现,没有电影拍了。

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惠英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并患上严重的抑郁症。负能量爆满的她写了一封遗书,吞了三十多粒安眠药。

好在抢救及时,惠英红才平安无事。

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惠英红突然想通了,她心想:"既然上天不收,那就积极的生存。"

从配角开始重新打拼,多年努力重新回到巅峰

决定从零开始的惠英红去香港中文大学重新学习表演,同时还考到了情绪治疗师的拍照,当了九个月的情绪治疗师。

一切准备充足后,她重新回到娱乐圈,只不过这次,她不再介意出演配角了。

2001年,许鞍华请她出演《幽灵人间》中的松仔妈妈,紧接着,刘伟强的《无间道2》和陈可辛的《武侠》等片相继找上门来。

《无间道2》中,那句经典的出来混都是要还的,就是惠英红说的。

当配角的那几年,她既是《功夫咏春》里的五枚师太,也是《唐宫燕》里的武则天,更是《狼牙》里的老板娘和《武松》里的王婆。

尽管都是些戏份不多的女配,可惠英红拿捏到位,人物心理掌握准确的成熟演技总能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成为片中的一抹亮点。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多年的配角生涯后,惠英红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

2010年,凭借在电影《心魔》中的精湛演技,50岁的惠英红再次荣获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站在领奖台上的她,泣不成声,对于她来说,这一刻她等的太久了。

7年后,惠英红携电影《幸运是我》和《血观音》分别获得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和香港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如今的惠英红褪去了沉寂,重新回到了巅峰时期。

即使年龄越来越大,惠英红这几年的工作量却并不输于时下许多年轻的流量女演员。每年都会有新作品。

《血观音》里的棠夫人;《我和我的祖国》里的莲姐;《铁探》里的madam万,一个个鲜明的角色无一不昭示着惠英红演技方面的又一次进步。

就连身为国际章的章子怡都曾在《我就是演员》中评价惠英红就是一个神。

可在她辉煌的背后,却无人能和她一起分享喜悦。母亲在她三度封后的几个月前去世,同为演员的哥哥惠天赐也在几年前家中去世。

已经60岁的她至今未婚,单身一人。年轻的时候倒也谈过几段感情,却都无疾而终。唯一印在她心里的那段感情,还是十几岁在码头卖口香糖遇到的一个混血水兵。

可惜的是,那个水兵没有回来,两人之间的感情被封存在惠英红的回忆里。

她不会再刻意找一段新的感情,因为她的人生已经足够精彩。

在惠英红大起大落的人生中,有过辉煌、灰暗,所幸一切灰暗都被驱散,她重新回到了辉煌时刻,弥补了遗憾。

从一开始,她就注定会成功。就像她说的那样:我的一生,是别人的两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