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五一假期,从西安出发,我又去了一趟商洛丹凤县棣花古镇,古之棣花驿。

01

商山、丹江的山水之美自然也是好的,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此处的历史人文印记。

早在春秋时期,商於古道“北通秦晋,南连吴楚”,而棣花驿则是商於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

唐代,因大诗人白居易多次经过棣花驿并题诗,为这里留下了千古美名。白居易与棣花驿的故事值得一记。

我们都知道白居易曾贬官任江州司马,江州即今之江西九江,时在公元816年。在江州任上,白居易写下了名篇《琵琶行》、《大林寺桃花》,后又转官忠州刺史,在今之重庆忠县。

820年,朝廷将白居易召回长安,白居易返京途中在棣花驿下榻。那个时代,诗人们有在驿站墙壁上题诗的习惯。白居易恰好看到了一位熟人杨虞卿留下的诗句,内容是记录自己在棣花驿梦见了兄弟。杨虞卿在家族里排行第八,白居易的妻子就是杨虞卿的从妹,所以他们俩还是亲戚。

白居易于是也在这里留下了一首诗,名为《棣华驿见杨八题梦兄弟诗》:

遥闻旅宿梦兄弟,应为邮亭名棣华。

名作棣华来早晚,自题诗后属杨家。

棣华驿即棣花驿,华通花,《诗经》有“常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的句子,由棣花说到兄弟。所以,白居易诗就是说杨八你之所以梦到兄弟,就是因为住的这个地方是棣花驿啊。

此时白居易是回京高升,心情不错,所以这首诗写得也很轻松。

822年,在京城不如意的白居易出外任杭州刺史,他那首著名的《钱塘湖春行》(孤山寺北贾亭西)就是作于杭州任上。前往杭州赴任途中,白居易再次路过棣花驿,看到杨八和自己旧日的题诗,心生感慨,便又留下了一首《赴杭重宿棣花驿见杨八旧诗感题一绝》:

往恨今愁应不殊,题诗梁下又踟蹰。

羡君犹梦见兄弟,我到天明睡亦无。

与上次的轻松大不相同,已然是长夜无眠到天明了。

清风街上这座复建的棣花驿闭馆谢客,我从门缝拍了白乐天下榻处的照片。

02

棣花古镇的另一个重要历史印记:这里是南宋与金朝的边界,有宋金城、宋金桥、宋金街、宋金古井,传自金代的二郎神庙,还有一个月牙泉,说的是女真族少女的故事……

对此,我最大的感触是,不同立场或不同时代的人们,对于宋金之间的战争会有不同的感触。比如民族英雄岳飞是“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爱国诗人陆游写的是“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千年之后,宋、金都已成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金国治下也好,南宋治下也好,生活两国边城的平民后代都是今天的中国人,民族融合是宣传的主基调。所以,这座宋金古井的介绍文字上这么说:

“两军将士饮食甘泉后,忆乡思母,涕流满襟,遂生和平之意,恰好此时传来南宋与金签订《绍兴和议》的消息,两军将士欢呼雀跃,为感边城百姓善举,特将此井命名为宋金古井,寓意同饮一口井水,共建和平之盛世,从此以后不再征战!”

可是,所谓绍兴和议,也就是宋高宗和秦桧与金国达成的和议。两国军民为和平而欢呼的背后,毕竟还有岳飞的被杀。这就是历史的复杂之处吧。

03

其实,棣花古镇能吸引来众多游客,主要并非靠这些历史遗迹,更大的功劳应归因于这里出了个贾平凹。

陕西最著名的作家有三位:陕北的路遥,代表作《平凡的世界》;关中的陈忠实,代表作《白鹿原》;陕南的贾平凹,代表作《秦腔》。这三部小说都是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均名列“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

路遥、陈忠实两位先生都已去世,平凹先生堪称当今陕西文坛第一人。众多游客来到棣花古镇,都必然会去看看平凹老宅和平凹文学馆。

不知是否疫情原因,今年五一贾平凹文学艺术馆没有开放。

这是去年来此拍下的照片。

刘高兴是贾平凹小说《高兴》里的原型人物,一个拾荒农民的命运因贾平凹的笔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他的家也成了一个游客打卡的景点,游客们能看到他在家中认真写字。

谁说文人的笔没有力量?正是因为有了白居易、有了贾平凹,棣花古镇才有了今天的游人如织,古镇的居民才有了新的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