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花(小小说)

一大早,老板敏捷就吩咐我:“舒畅,你把那两束‘甜美公主’分别送市心街128号和北直街272号。”

“好的,敏老板!”

“甜美公主”是由戴安娜粉玫瑰、栀子叶、黄英、白色相思梅等花组成的。“又不是情人节,怎么送这种花?”我嘴里嘀咕道。

甜美公主

“人家喜欢买这个,你管那么多?你只管送去就是。”

也是啊,我就是为这个“花落谁家”鲜花店的老板敏捷打工的,只管送就是了。我把花送到市心街128号。出来开门的是一个姑娘。

“你是阎艳女士?”“嗯。”

第一眼对这位叫阎艳的姑娘有些好感。她看上去长得还算漂亮。可接下去的一个动作,让我对她的看法产生了180度的转变。她竟然在那里一二三四地数‘甜美公主’里有几朵花。

我说:“把你手机里的订单号给我看一下,好吗?”

她说:“不会错的,不用看了。”

我说:“就核对一下,耽误不了多少工夫。”

她突然变了脸色:“你这人怎么这么啰嗦?那你拿回去吧,我不买了。”

暖暖的祝福

我讨了个没趣,只得返身就走。她忽然又叫住了我:“等等,送花的!”我回身看看她,她问:“你电瓶车上还有一束‘甜美公主’送哪里的?”

我没好气地说:“这与你有关吗?”

她说:“与我的一模一样,我好奇。”她竟然软声细语起来。我只得说:“是北直街272号。”

她说:“是吗?叫梅眉,是吗?那是我的闺蜜。也是你的老板送的?”

我说:“是有人在我们老板那里订的。你没看到是我在送吗?”

她呆了呆,一声不吭地回过身,“砰”的一声,重重地把门一关。

没过几天,情人节到了。这会儿老板叫我送的是“暖暖的祝福”,是由香槟玫瑰、多头百合、勿忘我、栀子叶搭配起来的。

阎艳从我手里接过“暖暖的祝福”,眼睛却盯着我电瓶车上的另外一束花。“又是送北直街272号的?”

我说:“是啊?送给你的闺蜜的。你自己的收到就行了,关心别人干什么?老板倒是说过,叫我先送北直街272号。我想先送后送又没有关系?我就先送你这里来了。”

阎艳瞪圆了眼睛,问:“你老板是这么说的?”我点点头。她突然咬牙切齿起来:“这个负心汉,他脚踩两只船,竟然打起我闺蜜的主意来。”

我顿时明白了。“哦,是不是给你买花的人,同时又给你的闺蜜买了?”

她点了点头。我也点了点头。

她诧异地问:“你点什么头?”我不客气地说:“我是觉得给你买花的那人很有眼光。你的闺蜜不错。”

她问:“比我漂亮吗?”

我说:“那倒不是,至少她对我......你叫我‘送花的’,她叫我‘送花小哥’。她还能说一句:‘辛苦了,谢谢!’”

锦瑟年华

她吼道:“别说了!你走!我会找他算账的。”

我不知道她找哪位算账?是找她的闺蜜呢?还是找那个买花给她们的人?不管它,我只是个送花的,只管送就是。

三月的一天,老板叫我送花给梅眉。这次送的花叫“锦瑟年华”,是由香槟、戴安娜、粉色洋桔梗、绿色洋桔梗、尤加利叶搭配起来的。

我问:“谁买的?是不是情人节的时候送花给阎艳的那人送的?”

老板点点头。

“那个男人也真是的,这样网上点一下,不亲自送上门,有意义吗?”我说。

老板说:“别管它,你只送你的。”

我忽然有点同情起阎艳来。尽管她五百年前与阎王是一家,可毕竟那送花的与她恋爱在先。如今送花的移情别恋,我必须得告诉她一声。

我赶到市心街128号,向她透露消息。阎艳也不着急,说:‘这是送给梅眉的生日祝福。我的生日还没有到,到了他也会送给我的。’

我说:“可毕竟他单独送花给她了。”

阎艳说:“让我看看梅眉的订货单。”她从我手里接过订货单:“你看看,那上面写的是你的名字。”

我说:“这有什么奇怪?网上订的,好多都不肯说名字的,订货单上就随便填一下我们老板敏捷或者我舒畅的名字。”

阎艳说:“那你数数,这‘锦瑟年华’是不是28支花?你28岁,你老板比你小一岁。他每次送给我的,总是27支。”

我一数,所有的花加起来,真是28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