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海船模型

古代的海上丝绸之路

今天的中国造船业,早已登上世界第一的宝座,然而这似乎更像是一场漫长等待后的荣耀回归。

因为中国古代的造船技术,不仅有着悠久的历史,而且技术精湛,长时间领跑世界。

“刳木为舟,剡木为楫,舟楫之利以济不通,致远以利天下”。《周易》上的一段描写,说明早在4000多年前的史前社会,华夏先民就已经掌握了原始的造船技术,制造出了独木舟和筏,并以其非凡的勇气和智慧冲出江河走向海洋。

尤其是科学技术空前进步、“丝绸之路”海上贸易蓬勃兴起的宋元时期,经过秦汉和隋唐造船技术的积累、迭代,一千年前的中国造船技术开始登上世界巅峰。

1

宋元造船业的蓬勃发展、航运昌盛繁荣远远超乎今人想象。

宋元时期,大型商船在经贸往来中全面替代效率低下的骡马车辆,成为大宗货物运输中的“主角”,同时海上丝绸之路也取代陆上“丝绸之路”,海上贸易达到中国古代历史的顶峰,这些经济市场中的巨大刚需,一起推动宋元时代造船事业的快速兴起。

据《宋史》记载,北宋建国伊始,就在首都汴京设立造船务(起初叫“教船务”),各地也纷纷开设造船厂。

宋太宗至道年间(公元995至997年),各州一年共造船三千二百三十七艘(宋史·食货上三)。南宋初年,江淮四路造船达两千七百余艘(宋会要辑稿·食货)。

当时大运河担负着沟通南北、物资往来的重任,纵横南北的大运河里船舶穿梭如织,盛况空前。史载,彼时仅粮米一项,每年由汴水漕运到开封,就达八百万石。

“汴河……岁漕江、淮、湖、浙米数百万石,及至东南之产、百物之宝,不可胜计”。 (《宋史·河渠志》)

宋元海战图

元朝在统一进程中,非常注重扩建水军、营造战船。公元1270年一次就建造战船5000艘。

至元七年(公元1270年)三月,阿术与刘整言:“围守襄阳,必当以教水军、造战船为先务。诏许之。教水军七万余人。造战船五千艘”。(《元史·世祖本纪》)

元朝统一全国后,秉承宋制,致力发展海上贸易和内河运输,造船业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据《大元海运记》载,至元二十二年二月,为济州运粮,一次建造粮船就有3000艘。元代初年,元朝政府掌控的海船居然有一万五千艘(《元史·世祖十二》)。

这一时期,内河航运也极为发达。王安石的诗“千艘来交荆,万舸去扬豫”,便是内河船只往来如梭、彻夜不停盛况的生动写照。

元代初年,每年在黄河行驶的木船有1.5万只(马可波罗行纪·西州城);宋末元初,每年在长江航行的船只达到20万只以上。

马可波罗拜见忽必烈

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游历长江之后,在《马可·波罗游记》中曾发出如下感慨:

“此江甚大,经过土地、城市甚众,其运载船舶、货物、财富,虽合基督教民一切江流、海洋运载之数,尚不逮焉,……曾为大汗征收船税者言,每年溯江而上之船舶,至少有20万艘,其循江而下者尚未记焉。”

宋朝出海商船的数量之多、吨位之大,可谓开创了世界纪录。宋朝建造的船有客舟和神舟,徽宗宣和五年(公元1123年),画家徐兢曾跟随宋使出使朝鲜,他在《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中详细描述了这两种船的大小及具体构造,他称,客舟“其长十余丈,深三丈, 阔二丈五尺,可载二千斛粟”( 即二千石))。”而神舟的尺寸更大,“神舟之长阔、高大、什物、器用、人数,皆三倍于客舟也。”

元朝时期的海船体量也是相当巨大。当时用于远洋航行的海舶长30米,高约10米,宽8米,载重可达上百吨。船上的铁锚重达数百斤,可以抵抗七八级台风,远洋船队从爪哇到泉州港航行只需18天,比宋代大大提前。

可以说,一百多年后的十五世纪郑和七下西洋航海壮举,之所以能将彼时中国的航海事业一度推向发展顶峰,宋元造船业的技术铺垫和“马太效应”功不可没。

古代的造船情形

沈括的《梦溪笔谈》

2

宋元时期造船业领先世界的主要技术指标。

造船技术,古往今来都是一个国家科技水平、综合实力的完美体现。有宋一代,象罗盘(指南针)、转桅、水密隔舱、超级远洋大船这类的领先科技不断涌现,让“海上丝绸之路”变得更加繁荣通畅。

水密隔舱

水密隔舱技术发明于唐代,经过宋朝的发展之后,到了元代已经十分成熟。

所谓水密隔舱,就是用隔舱板把船舱分成互不相通的一个一个舱区,舱数有14个的,也有8个的。这一船舶结构无疑是中国古代造船方面的一大发明。在远洋航行中,即使有一两个舱区破损进水,水也不会流到其他舱区。水密隔舱的出现既提升了船舶的抗沉性能,又增加了远航的安全性能。

1984,在山东蓬莱登州港的海湾中,发现了一艘长28.6米的元代战船,它在抗沉性方面,采用多达14个的水密舱,船底板用麻丝、桐油、石灰调成的腻料填缝腻实,水密程度很高,而欧洲在18世纪才有水密隔舱。

宋元时期普遍采用的水密隔舱结构,元代意大利大旅行家马可·波罗曾在他的《游记》中,有过详细的描述。中国古代先进的水密隔舱结构,之后逐渐被欧洲乃至世界各地的造船工艺所采取,至今仍是船舶设计中最重要的结构形式。

指南针

北宋发明的指南针,无疑是人类造船、航海技术发展的一个标志性里程碑。包括后来的郑和下西洋、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等人类航海事业的诸多伟大壮举,都离不开这堪称“四两拨千斤”的小小指南针之卓越发明。

在茫茫大海上,早期的航向是天文导航,宋元时期发展为先进可靠的仪器(指南针)导航。公元1099至1102年间,出入中国广州的海船上已经使用了指南针。

“舟师识地理,夜则观星,昼则观日,阴晦观指南针。” (北宋地理学家朱彧《萍洲可谈》)

由于指南针可以帮助航海者在天气阴暗、气候恶劣时辨别方向,宋元时期的海船因广泛装备指南针,使中国航海事业长期跃居世界领先地位。

古代的指南针——司南

尖底船

《宣和奉使高丽图经》记载,宋代的远洋海船,“上平如衡,下侧如刃,贵其可以破浪航行。”船的截面呈V字形,船底有贯通首位的龙骨,吃水深,抗御风浪极强,适合在吃水深的远洋大海中航行。

以坚固和载重量大而驰名的宋元海,它们能够远赴重洋,抵挡深海巨浪,全赖船只设计和制造技术的超前改良。尖底船能有效增强船只抵抗风浪的能力,使宋元时期庞大的远洋船队得以乘风破浪、平安抵达万里之遥的异国海港。

多桅船

宋元的海船一般有二至四根桅杆,有的大船甚至多大十二根桅杆。这样可以有效利用多面海风,提升船只行进效率。

需要大书特书的是,宋元当时的货船,还在桅杆下使用了转轴,能调整帆的角度,以迎合风向,而当时外国的海船,船桅多不能动。

彼时中国的船只船尾还使用了平衡舵,将部分舵面分布在舵柱的前方,以缩短舵压力中心与舵轴的距离,操作起来更加轻便灵活。这种技术在宋初已经发明,西方直到19世纪才逐渐使用平衡舵技术,要比宋朝落后将近900年。

据《梦溪笔谈》记载,北宋嘉祐年间,有一艘高丽(今朝鲜)海船,由于是固定桅杆,不能转向与倒下,遇大风来不及收帆,因而,桅折断后随潮水飘到昆山县岸边,当时赞善大夫韩正彦任县官,他把船员招来,置酒食为他们压惊,还找来工匠把船上固定的死桅改成《清明上河图》中描绘的带转轴的桅杆。教他们掌控起落的办法,使这只船顺利地返航,一时成为美谈。

造船坞

北宋神宗熙宁年间,黄怀信主持修建的金明池船坞,是我国和世界上出现最早的船坞。

据沈括《梦溪笔谈》记载:

“国初,两浙献龙船,长二十余丈,上为官室层楼,设御榻以备游幸。岁久腹败,欲修治,而水中不可施工。熙宁中,宦官黄怀信献计,于金明池北凿大澳,可容龙船,其下置柱,以大木梁其上。乃决水入澳,引船当梁上,即车出澳中水,船乃笐于空中。完补讫,复以水浮船,撤去梁柱。以大屋蒙之,遂为藏船之室,永无暴露之患。”

船坞的发明,对于修理、建造船舶事业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宋元时代的航海事业空前发达,是与船坞的发明分不开的。这项卓越的造船技术,要比欧洲早400多年。

宋代海上丝绸之路的贸易

马可波罗游记中的泉州港

3

宋元海上丝绸之路贸易繁荣盛况。

为了增加国家财政收入,满足繁华大都市之多样需求,宋代把海外贸易放在了头等位置上。

宋朝不仅在沿海设置众多造船厂,而且先后在广州、泉州、杭州、明州、密州等重要港口城市设立“市舶司”(相当于今天的海关),负责抽解(抽税)、采买部分进口商品、维护港口、发放“公凭”(贸易许可证)、禁止走私等管理事务。

当时亚非各国于宋朝通商的竟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最重要的有朝鲜、日本、交趾、占城、真腊(柬埔寨)、蒲甘(缅甸)、勃泥(加里曼丹北部)、三佛齐(苏门答东南部)及大食(阿拉伯)等国。

有宋一代,大量质优价廉的丝绸、茶叶、瓷器等手工业品通过海上贸易,沿着海上丝绸之路浩浩荡荡运往世界各地,换来源源不断的真金白银。

南海一号出水的瓷器

1987年在阳江海域发现的“南海一号”,是南宋初期海上丝绸之路上失事沉没的大型木船,仅出水的外销瓷器就达14万多件,海上丝路的繁盛由此可见一斑。

在远洋贸易发展上,元承宋制,不仅格外重视,而且深度和广度(贸易伙伴)普遍增加。譬如如宋代时有海外贸易关系的国家和地区,不过五六十个,而元代则多至一百四十余个,其海上贸易的范围,东到高丽、日本,西达波斯湾、红海和非洲东海岸。

元政府先后在泉州、庆元(宁波)、上海、澉浦、温州、广州、杭州设立七处市舶司,管理对外贸易。

这些港口往来船舶如梭,十分繁华,特别是泉州港的繁荣,给许多外国旅行家留下了深刻印象。摩洛哥旅行家伊本·巴都达在游记中写道:“泉州城甚大,为世界最大商港之一,城市出产天鹅绒及缎,品质优良。港口船舶极多,大者约一百,小者不可胜数。”

彼时,通过海船从中国输出的货物主要是茶叶、丝绸和瓷器等手工业品,进口的商品主要有丁香、豆寇,胡椒等药物,象牙,犀牛角,珍珠、沉香、宝石等货物和香料。

伊朗国家博物馆藏的元青花蓝地白花双凤纹菱花口大盘

南海一号出水的金项链

4

宋朝科技的跨时代飞跃,宋元海上贸易蓬勃兴起,是共同催生、提升造船技术的强大内在动力。

而这些极富智慧和巧思的导航设施、卓越的造船技术、以及丰富的行船航海经验,使得宋元时期中国古代的造船(航海)业远远领先世界前列。

如果能来一场时空穿越的话,你不难自豪地发现——但见茫茫大海之上,指南针(司南)导航着数百吨的大船巨舰,威风凛凛地穿梭在大平洋、南洋、印度洋之上,运去极富盛名的东方丝绸、瓷器、茶叶等特色货物,又把各种异国商品捎回中国,一时间中国商船成为穿越在“海上丝路”上的道道靓丽风景线。

参考书籍:《宋史》、《元史》、《马可波罗游记》、《梦溪笔谈》等

古代海船的船舱

古代海船模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