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某系江苏省某高校大二学生,利用暑期时间在朋友的介绍下做外卖员送餐。因陆某未满18 周岁,不能在App上注册成为外卖骑手,陆某便冒用母亲的身份证注册,某外卖平台启东市恒大区域送餐负责人顾某在明知陆某信息不符的情况下,仍雇佣其送餐,为其提供电动车和食宿,并按照陆某送餐单数结算收入。

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依法追加陆某父亲陆某雷、某外卖平台启东恒大区域送餐负责人顾某为案件被告。庭审中,顾某辩称,陆某自行在App 上注册骑手,自行接单送货,否认与陆某之间存在雇佣关系。

法官庭后表示,本案中,用人单位或个人虽明知未成年人不符合用工条件,但仍旧予以招用,在这一情形下,用人单位是需要承担相应责任的。同时,骑手因冒用他人信息进行注册,导致事故发生后,实际责任人与送餐平台内部有关保险信息并不一致,没有获得相应的保险理赔。法官同时提醒外卖平台和经营者,在招录骑手时,一定要严格按照法律规定、自身的规章制度去执行,不能存有侥幸心理,增加额外的风险成本。

来源:法制日报 本报记者罗莎莎 通讯员连文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