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幽网

交投集团李雪平 浙江交投集团原副总经理李雪平被双开

日期:2019-07-10 来源:交投集团李雪平 评论:

[摘要]中新网10月25日电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据浙江省纪委监委消息:2018年7月,经中共浙江省委批准,中共浙江省纪委、浙江省监察委员会对浙江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李雪平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监察调查。经查,...……

中新网10月25日电 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据浙江省纪委监委消息:2018年7月,经中共浙江省委批准,中共浙江省纪委、浙江省监察委员会对浙江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李雪平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监察调查。

经查,李雪平违反政治纪律,与他人串供,提供虚假说明,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在组织谈话、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与他人合伙经营获利,违规借用管理对象的钱款,影响公正执行公务;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李雪平身为党员领导干部和公职人员,丧失理想信念,毫无党性观念和廉洁意识,公器私用,把公权力变成牟取私利的工具,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性质恶劣,情节严重,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中共浙江省委批准,中共浙江省纪委、浙江省监察委员会决定给予李雪平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李雪平违纪违法所得;将李雪平涉嫌受贿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提起公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李雪平简历

李雪平,男,汉族,浙江平湖人,1964年11月出生,1987年1月参加工作,1992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大学学历。

1984.09-1987.01 交通部济南交通学校筑路机械运用与修理专业学习

1987.01-1992.01 浙江省第二公路工程队职工、车间主任、工区主任

1992.01-1995.08 浙江路桥工程处物资设备科科员、副科长

1995.08-1997.06 浙江交通工程机具材料站站长

交投集团李雪平 浙江交投集团原副总经理李雪平被双开

2017年4月,在浙江省纪委对李雪平进行函询,要求其说明其兄投资入股的情况时,李雪平与吕某某又根据之前起草的假协议,伪造了一份股权转让协议。当年11月发现自己被限制出境后,李雪平又赶紧让其兄在伪造的股权转让协议上签字。

该资深融资中介还表示,做融资最怕的是把项目搞成了网红,一旦网红也就意味很难再融到资金了。

财政部曾发文:剑指地方违规举债,表态“打消地方债中央买单和政府兜底幻觉”,地方省级政府(实为云南省)亦提出“谁使用、谁偿还”、“绝不为州市县政府债务兜底‘埋单’”。在此背景下,地方融资平台难以“借新还旧”,出现流动性问题的公司并不罕见。

我对不起组织、对不起家庭、对不起同事。(摘自李雪平忏悔书)

法律意识淡薄,丧失纪律底线。千万不要只顾业务上的精益求精,而在廉洁自律上没有顶真、较真、认真地研究和把握好底线,廉洁不仅仅是不收人钱财的问题,而是要我们在为民服务时要忠诚、干净、担当,而我在这三方面尽失,一步错步步错,最终自毁前程,毁掉一生。

为感谢李雪平利用其职权在设备租赁业务上的帮助并谋求继续关照,吕某某还“大方”地将自己在合作协议中约定应得的部分个人收益,“分”给李雪平,后者也自认为出了不少力,陆续收下了94万余元。

李雪平后来坦言,其实自己并不是没有能力还这些钱,就是一直舍不得将已经到手的钱拿出去。

在发行人看来,我们当信评的好像很神秘,好像从问的问题中,发行人也看不出我们当信评的是怎么审核一家城投的。

组织观念缺失,没有及时把握组织给予的机会。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是非常光荣和幸福的,要牢记自己加入这个组织时的誓言和初心,要始终相信组织,依靠组织,只有相信和依靠组织才是正道。平时千万不要什么问题都要用自己的办法来解决,老是认为自己比别人高明,自以为自己的方法是正确的,实际上是自欺欺人,我就是犯了这方面的错误。

“说白了,还是觉得自己帮过这些老板很多忙,他们也都明确表示过不用还钱,因而老是想着从他们那里弄点好处。”正是在自己亲手挖出的坑里,李雪平越陷越深。

2012年,公司首期利润分红,一分钱都没出的李雪平拿到了45万元。

担任领导干部20多年,李雪平一直极力对外营造自己“很廉洁、很守规矩”的一面,不收管理服务对象送的贵重物品和任何现金。有人曾送来一根象牙雕品,他让办公室工作人员退回;有人以送茶叶的名义将数十万元现金放在车上,他发现后也让对方拿了回去。同时,每年他还会将收到的礼卡、购物卡等上交廉政账户。

他们俩,一个看中对方职权可以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而另一个也确实想通过设备租赁赚点钱,两人“一拍即合”。但怎样既能挣钱又不被人发现?李雪平决定用妻子的名义与吕某某合伙筹资购买设备,以掩人耳目。就这样,1999年至2007年整整8年间,李雪平通过违规经营,获利数百万元。

我与个体老板交往过程中,明知他看中的是我的职权可以为他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还是明知故犯,抱着侥幸心理,变了个形式掩人耳目。在具体分配利润时,明知他是为了与我搞好关系,借这个理由送钱给我,让我们一直合作下去,我竟然贪心地同意了。此时我明知已入歧途,却因贪欲不悔改;明知已违纪违法,却不止步。而且在组织一而再地为挽救我而要我自己讲清问题时,我一味拒绝组织关心和帮助,欺骗组织,对抗组织审查,这时注定已没有回头路了。

原标题:浙江省交投集团原副总经理李雪平以借为名索贿,获刑5年

至于一般预算收入代表着政府手中有多少资金这个观点,非也!君不见跑部钱进?

慢慢地,“合伙经营”已经满足不了李雪平的胃口,用贪婪来形容其后来的贪腐手段,可以说毫不为过。

现在回过头看,李雪平工作生涯的前半段,显然是励志的。

1997.06-2000.03 浙江省交通工程建设集团董事、第五工程处经理

2000.03-2002.12 浙江省交通工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党委委员

2002.12-2004.04 浙江申苏浙皖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2004.04-2006.06 浙江申嘉湖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2006.06-2008.10 浙江浙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兼浙江申嘉湖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党支部书记

2008.10- 2018.09 浙江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交投集团李雪平 对抗组织审查

此文先给我周围的人看过了,众人仿佛大坝決口一样,滔滔不绝。故录人所述,以飨后之览者。

db说:城投还应该看资产质量、业务内容、领导级别、存量融资的渠道。

这个东西就很了。市场认可度,你怎么知道市场认可谁?而且,市场为什么认可,这东西也没有一个非常客观的评判啊!说回来,还是因为,这东西实在让人不好评判。

在国通信托回应韩城逾期项目:不放弃贷款合同任何权力,将通过多种手段,进行财产保全,以最大限度全力以赴维护投资者权益!一文中,说到为什么一韩城市这个百强县级市会违约:

“特别是1995年我担任省路桥工程处机具材料站站长,1997年省路桥工程处改为省交通工程建设集团、机具材料站改为第五工程处以后,我的思想渐渐发生了变化。”李雪平回忆。

从农村考入济南交通学校,随后成为一名交通建设的从业者和管理者,李雪平一路走来靠的是勤奋和努力。性格中的小心谨慎,也让他曾对身边的各种诱惑抱有强烈的警惕之心。

身边那些曾经的“小工头”成了“大老板”,让他颇有不甘:自己工作积极、能力不差,为什么不能也过上那种富足滋润的生活?

他把目光瞄准了另一个个体老板郑某某。2004年,李雪平在担任申嘉湖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长时,曾帮过郑某某不少忙,当时郑某某就送来50万元现金,被李雪平退回。事后郑某某一直表示,如果以后经济上有困难尽管找他。

这,该怎么说呢,这可能是太“客观唯心”了吧。但是,我尊重市场的选择,只能说:各走各的路,各担各的责

2015年,浙江省委巡视组巡视省交投集团。当时,李雪平担心自己以哥哥名义收受吕某某所送公司股份的问题败露,自作聪明与吕某某伪造协议,掩盖事实真相。

放松政治学习,导致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刚开始,我深深地感到自己从事职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时时刻刻提醒自己积极工作,争取更大的成绩来回报组织、社会和人民。但随着职务提高、权力增大,学习没有跟上,思想认识水平不进反退,造成思想上的“总开关”出问题,而落得个如此下场。

存量融资渠道方面,由于资管新规,不鼓励甚至不允许资管产品投资非标资产,且给出了2020年的过渡期截止日。因此,前期大量依靠纯信托非标融资的城投平台,债务到期的压力在近些年将会非常大。而城投原本计划中的非标融资是打算续期的,因而非标的到期打乱了城投的融资计划。这更加剧了前期依靠非标融资的城投融资的困难程度。这种情况的典型是贵州。

经审理查明,1999年至2016年,李雪平利用担任省交通工程建设集团第五工程处经理、省交通工程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申嘉湖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董事长、省交投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承接、设备租赁、人员调动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所送人民币共计239万余元。

明着收取老板们的钱财不敢,李雪平想出一种“打擦边球”的方法“规避风险”——以借为名。“万一被发现就退回去,支付一些利息,最多受点处分。”

有人会说,那就看信仰呗。但是,这个信仰,一方面是看大家投哪个,说穿了就是市场认可度。

恰好此时,个体老板吕某某找上门来,“邀”他一起合伙购置工程机械设备用于出租谋利。李雪平动心了。

业务内容方面,涉及民生类的、重点工程类的,会更好。

记得今年(2018年)某个暑日,我去华中地区一家区级城投(iwygpv ymhjiwbeaq fdymuqwmu xcapdbwn)调研,我作为一枚小信评,问东问西,带我去调研的领导也充分满足了我的“求知欲”,允许我充分地问。其间,接待我们的发行人财务负责人,反而问起我们来:信评到底在看什么?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lyqzlaw.com 林幽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