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幽网
当前位置:首页»旅游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山东原山林场:“要饭林场”廿年涅槃记

日期:2019-12-27 来源: 评论:

[摘要]今年74岁的段新安18岁到原山林场工作,他告诉澎湃新闻,他刚到林场时,群山裸露、满目荒芜,林场大部分是石灰岩山地,土层薄、石头多,仅适合栽种柏树和槐树。当时的生产条件是,在石坡上凿坑种树、从悬崖上取水滴灌。遇上干旱年份,职工集体在陡峭的林坡...……

今年74岁的段新安18岁到原山林场工作,他告诉澎湃新闻,他刚到林场时,群山裸露、满目荒芜,林场大部分是石灰岩山地,土层薄、石头多,仅适合栽种柏树和槐树。当时的生产条件是,在石坡上凿坑种树、从悬崖上取水滴灌。遇上干旱年份,职工集体在陡峭的林坡上排着队,手把手往山上传水。

为解决造林成活率低的问题,第一代林场人坚持“先治坡后治窝、先生产后生活”,“石缝中刨坑种树”、“百人传水浇树”、“不下雨不栽树”、“石头房遮风避雨”等顺口溜背后是他们当年艰苦岁月的真实写照。

段新安说,从1957年建场到1978年的20年间,原山林场第一代职工的主要任务就是封山造林,他们长期住在石屋破庙里,工作生活条件十分艰苦,社会上有人称其为“要饭林场”。

20世纪80年代,伴随着森林覆盖率的增加,原山林场成为首批“事改企”的试点单位,昔日种树人被迫走出林场,在市场中求生存、求发展。

原山林场副场长王延成告诉澎湃新闻,原山林场的第一个20年为座座荒山披上了绿装,但是随着“事改企”,原山人不仅肩负着保护绿化成果的责任,而且还要向市场要效益。

于是,原山林场开始从事多种经营,先是建起了奶牛场,随后又相继建起了木材加工厂、陶瓷经营门市部、冰糕厂、林工商公司、玉皇宫大酒店、鸟展馆、原青经营开发公司、陶瓷大世界、游泳池等企业。

盈利企业

在原山林场的一众下属企业中,有一家企业成为了山东省当时最大的陶瓷销售公司。

1996年,原山林场的陶瓷经营门市部已经发展成有一个彩烤厂、三个货场、365名员工的集团公司,在济南、青岛、广州、大连等地设立了办事处,年销售额3500万元,利润166万元。

陶瓷经营门市部创立后不久,也曾陷入倒闭边缘,它的盘活之路由残疾人孙建博掌舵。

原山林场党委书记孙建博(左一)检查冬季护林防火工作。 原山林场 图

孙建博出生于1959年10月,山东昌乐人,3岁时因病导致腿部残疾,初中毕业后因为身体原因没能继续上学,他先后在七八个单位干过临时工。

后来,因身体残疾找工作处处碰壁的孙建博被当地民政部门安排到一个小厂做塑料抓手,他很珍惜这个工作机会,没黑没白地扑在工作上。当地民政部门领导觉得他工作比较出色,又提拔他担任民政部门的团支部书记兼文书收发员。

1986年,自我感觉不适应机关工作的孙建博在听了张海迪的一场讲座后,主动要求调动至原山林场陶瓷经营门市部。当时的陶瓷经营门市部只有3间平房、3000元流动资金、6名待业青年和资不抵债的烂摊子。

原山林场所在的淄博市博山区素有“中国陶瓷琉璃艺术之乡”的美誉,孙建博到任后,便和员工一起到河北、江西、广东等省份考察,试图把当地的陶瓷介绍出去,将外地的陶瓷引进来。

让孙建博印象深刻的是,他有一次去一家山东省级银行跑贷款,坐车到济南时银行已经下班。于是,他决定去该银行行长家,行长家住五楼,他平时上楼都是一只手抓住楼梯栏杆,迈开一条好腿,再用另一只手搬上另一条有残疾的腿,可是当时他给对方带了一件陶瓷,最后他只能脸朝后倒着向上爬,用了一个小时才爬到五楼,最终原山林场陶瓷经营门市部拿到了这笔贷款。

孙建博调任的第一年,原山林场陶瓷经营门市部实现了营业额105万元,利税9.53万元。为了扩大规模,孙建博打出了原山陶瓷批发公司的牌子,打开了全国的陶瓷市场。

安抚职工

陶瓷经营门市部跃升为山东省当时最大的陶瓷销售公司,原山林场其他多家下属企业的情况却是每况愈下。

原山林场贷款办起的多数企业一个个出了问题。林工商公司卖出去染化料收不回钱,形成了死账,但业务员的回扣却一分不少地拿着;汽车配件厂库存了好多过时的维修材料,虽然没用,可是年年盘库存还是盈利;亏损的企业,经理开着汽车,技术员骑着摩托车,用着呼机、大哥大,这都是单位的资产。

根据当时的统计,截至1996年,原山林场一共有6家下属公司出现亏损,负债2000多万元,职工3个月开不出工资。淄博市又将“濒临绝境”的淄博市园艺场划归原山管理,两个“老大难”累计负债达4009万元。

王延成形容当时的情形是“原山林场人见人躲,126家有名有姓的债主轮番登门催债”。

1996年12月底,淄博市林业局公布消息称,任命带领陶瓷经营门市部扭亏为盈、做大做强的孙建博担任原山林场场长,孙建博当时的承诺是“一定让原山林场这六百口子人能吃上饭,吃上好饭!”

但是,在孙建博上任的第二天早上五点半,淄博市就给他打来了紧急电话——园艺场的一百多名吃不上饭的职工代表已经坐上车,准备去市政府门前静坐了。

孙建博带人赶到淄博市政府门口时,刚好是上班的时间,但是市政府门口被这一百多号人堵得严严实实,来上班的工作人员根本进不去。孙建博先是叫人买来几簸箩大蒸包,让职工们吃饭,然后让他们选出十几个代表,到市政府大门稍远的地方进行交涉,最终,职工们答应先回去,但是场里必须当天拿出解决问题的可行方案,否则第二天将会有更多的职工参与类似的行动。

当天,孙建博了解到,原山林场的困难情况远比他想象的严重。以园艺场为例,单位号召职工集资上项目,但是项目没上,钱也没了;十三个月没发工资,职工家里的水电都因为欠费被停了,只能用十几年前的电石灯照明;更有甚者,孩子考上大学,没钱交学费,职工只能去卖血,身体被拖垮。

眼瞅着就要过年了,孙建博向园艺场职工作出承诺:每名职工发一袋面粉、十斤花生油,集资款先返还一半,外加全部利息,剩下的年后再发。当他把面粉、油和钱送到经常去卖血的那名职工家中时,这名职工激动地要用下跪表示感谢。

第二天上午,原山林场召开老干部座谈会,到会的老干部们将问题归结为,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在五光十色的花花世界里,干部的心乱了,职工的心散了。孙建博在会上承诺,“明年的今天,咱们还在这里开老干部座谈会,如果林场的情况没有根本的变化,我当场辞职!”

半年见效

事实上,仅用了半年,原山林场经营情况就出现了好转。

在1997年1月召开的全场职工大会上,孙建博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确保做好森林培育管护的主业,制定全场年度经济指标计划;组建成立原山集团,把原山集团名称推向社会;解决职工工资拖欠问题,并使收入有所提高;对长期效益低下、扭亏无望、群众反映强烈的单位实行关停并转,堵塞消耗漏洞。

在孙建波上任的第一个月,就将林工商公司、冰糕厂、汽修厂、仿瓷厂进行了关停并转,对精工实业公司、原青经营开发公司、奶制品厂三个单位审计后,将其单位承包人给予就地免职处分。

此外,孙建博还提出,场部机关工作人员在上一年的基础上压缩20%-30%,打破干部、工人界限,竞争上岗,同时杜绝在公车使用等方面存在的浪费现象。还要打破铁饭碗,采取计件工资、岗位定额工资、效益工资等办法,调动职工积极性。

1997年上半年,原山集团组建而成,孙建博担任集团董事长,集团下设18家企业,业务范围涉及陶瓷生产销售、彩色制版、印刷包装、冷饮制作、饮食服务、石料加工、木器制作、森林旅游等领域,原山林场引入了市场活水,“一场两制”的管理体制正式确立。

孙建博向澎湃新闻分析道,首先,主业由场里直接管起来,成立了山东省第一家专业森林防火队,投资成立了监控中心、防火物储备库,建立健全规章制度,实行制度化、现代化、规范化管理,确保森林资源安全。

其次,副业单位全部推向市场,提出能股份的股份,能租赁的租赁,能私营的私营,场里只管安全生产。全场实行集团化管理,实施市场化运作,使主业和副业单位的关系由过去的输血型变成供血型。

自此,原山集团与原山林场、原山国家森林公园在管理上实行三块牌子一套班子。值得一提的是,1997年是中国旅游年,孙建博带领原山人把握这一时机,加强了原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宣传力度,再加上原山娱乐城也建成开放,这使得原山国家森林公园1997年上半年实现收入37.5万元,比上一年同期增长了106%。

市场化运作意味着,勤劳敬业者可以获得机会,但是懒惰违规者也会受到处罚。1997年上半年,原山林场对不遵守制度和纪律的现象进行了严厉处罚,有五名职工被除名,一名职工被辞退,两名职工被处以留场察看,四名职工被处以警告处分。

其中有一名被除名的职工是当地有名的混混,常年不上班,场领导多次找他谈话都无济于事,最终被除名。当天晚上十一点多,他就拿着菜刀去孙建博家算账,叫嚷着“你让我吃不上饭,我也让你不好过”,砸碎孙建博家的家具后甩门而去,最后不了了之。

几年后,这名职工自己去做陶瓷生意,当上了小老板,他又去孙建博家,不仅赔礼道歉,而且对孙建博说,“当初你开除我,我想不开,现在自己管理起公司来,才知道当家真的不容易!”

孙建博说,刚上任时承诺一年见成效,实际上,仅仅用了6个月的时间,原山集团所有下属企业,600多名职工不但按时发放工资,而且还有了奖金,原山集团成了博山区令人羡慕的单位,“原先人们争着调出,当时却有好多人托关系调进来”。

振兴旅游

1997年前三季度,原山集团多种经营生产实现销售收入1568.8万元,利润202.7万元,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其实早在在执掌原山林场之初,孙建博就已经开始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后来提出的这一论断了。

在淄博市的旅游产业中,齐国故都、蒲松龄故居等人文景观占据着半壁江山,南部山区的溶洞群和山东第四大高山鲁山也已经占据很大市场。相比较而言,原山林场紧靠城市,环境优美,森林茂密,坐拥1992年原国家林业部批准的国家级森林公园,发展森林旅游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孙建博认为,长期以来,原山国家森林公园由于受计划经济的影响,开发不够快,规模不够大,格局不够新,特点不突出,导致游客比较少,原山人守着绿色“聚宝盆”,却难以摆脱困难,应该打出“原山旅游”品牌。

为此,他们邀请了专业团队对原山林场旅游开发进行论证、设计,以充分发挥森林、古树、泉水、禽鸟等自然景观和齐长城、石海、名寺古刹等人文景观,先后投资过亿元,新建了原山游泳池、保龄球馆、森林乐园、卡丁车场、民俗风情园、鸟语林等景点,又对玉皇宫、吕祖庙、颜灵塔、石刻大观园等进行修复和改建。

此外,他们还安排俄罗斯及云南省等地的少数民族艺术团体驻场演出,承办高水平、影响大的文化活动。同时,将淄博至博山的列车命名为“原山旅游号”,在周边的济南、青岛、潍坊、莱芜、东营等周边城市召开原山旅游推介会。

大手笔的专业投入收到了不错的市场反响,不少原山人向澎湃新闻讲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当时在保龄球馆工作的很多职工都是年轻姑娘,球馆生意很好,特别是晚上,来打球的客人更是络绎不绝,经常会导致职工下班很晚,职工里的年轻姑娘们都害怕走夜路,于是就有很多林场的男孩子主动承担起护送女职工回家的任务,一来二往,后来有不少对都结成了夫妻。

经过几年的发展,原山国家森林公园于2001年被评为国家首批3A级景区, 2004年1月又被国家旅游局评定为4A级景区。2003年,原山集团综合收入突破1亿元,接待旅游人数70万人次,位居当年山东省旅游景点游客数排名第三位,旅游收入由1996年的20万元达到2002年的3000多万元。

反哺主业

其实,早在孙建博执掌原山林场之初,很多原山人也曾有个顾虑——孙建博这位林场新人能否守住几十年来辛苦培植的青山绿水。

在孙建博看来,森林是原山林场的立场之本,是发展旅游的基础,没有几十年心血换来的绿色,旅游业就无从谈起。“我们发展旅游,搞副业生产,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促进林业有保障的生产与发展,我深知自己是林场的场长,而不是旅游局长、企业老板,我们搞旅游,搞副业挣的钱,只能用到林业的发展上。”

山东的气候“十年九旱”,降雨量不足,加上石灰岩山地层薄,导致植树造林十分困难。林业人最头疼的就是“年年造林不见林”。孙建博刚任原山林场场长的第一年,就曾发动全场职工,抢抓有利时机,大干20天,栽树200亩。

但是由于责任不清,只栽不管,秋后一检查,成活率不到30%,员工的辛苦不必说,最心疼的是那些费尽心血培育的苗木白白浪费了。为了解决好这一问题,从第二年开始,原山林场就把需要造林的地片划分成块,编上号,每人承担一块,一包三年,不仅要求数量,更重要的是要讲求造林的质量。同时拿出应发工资的20%当押金,秋后验收成活率达到85%以上的才可以补发兑付年底奖金。

实行这个办法后,员工们的责任明确了,压力大了,工作主动性提高了,为了确保树木成活,有的员工利用一早一晚的时间,挑着水上山浇树。就这样,虽然那几年天气十分干旱,但是原山林场的造林成活率却达到了95%以上。

让孙建博印象深刻的是,2003年春天,一场春雨过后,正是造林的好时机,一大早他就带领职工到比较陡峭的一面山坡上去植树,由于地面湿滑,一不小心就会滑倒,腿脚本就有残疾的孙建博滑倒了好几次,有一次滑倒滚落了六七米,幸亏被一棵大树挡住,不然就摔到悬崖下面去了。

目前,原山林场森林覆盖率已经高达94.4%,现有植物937种,主要树种有松树、侧柏、刺槐等199种,植物600余种,在凤凰山林区内,有2500亩的优质侧柏林,为全国的石灰岩山薄地造林起到了很好的示范带头作用。林内现有野生动物300多种,已形成了稳固的生物链。

在北方,冬季防火是对林场人最大的挑战。原山林场成立的森林防火队是淄博市第一支专业防火队伍,投资300万元更换了灭火机、对讲机、防火车、防火服等物资。

原山林场建立起了按规定分布的专用瞭望台,有专人负责看守。 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图

同时,建立起了按规定分布的专用瞭望台,由省、市投资建起了价值300多万元的护林防火微波监控通讯指挥系统,还清理了几千处坟头,新建了长青林公墓。2013年又在全国率先上了雷达探火系统。

接管困难单位

2009年6月,淄博市林业局宣布淄博市委通过的有关干部任免的决定,孙建博继续担任原山林场党委书记、原山集团董事长,高玉红担任原山林场场长。

孙建博解释说,是他自己提出将林场场长的位子逐步交接出来,让他下定决心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自2008年以来,他的心脏两次出现问题,为了对林场事业负责,他认为必须提前对原山事业有所交代;二是原山事业需要后继有人,原山模式需要延续下去。

事实上,已经做大做强的原山林场也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自孙建博到任原山林场场长以来,在确保林场职工都能过上衣食无忧生活的基础上,平均每3年半的时间就要接收、整合一个面临破产、吃不上饭的困难单位。

但是,每接收一个单位,就要蜕一层皮,难度可想而知。

2012年4月,淄博市决定让原山林场接管淄博市委接待处下属的颜山宾馆。面对混乱的管理局面,孙建博要求颜山宾馆的党员干部要首先站出来支持工作,不能按照组织要求执行的一律严肃处理。

此外,为保证被接收单位人员都能正常工作,孙建博还要求站在职工的角度,倾听职工的诉求,只要合理,都要尽量满足。

最终,颜山宾馆变身商务快捷酒店,原有职工多数仍在原岗位工作,但是由于对制度进行严格规范,效益出现了明显的改善。

在孙建博看来,1000名职工的安置,关系到社会上1000个家庭的安定,1000个家庭的幸福关系到3000人的“小社会”。不管之前是一个什么样的单位,在原山这个统一的平台上,都要过上“一家人”的好日子。

“企改事”

原山林场之所以能在全国几千家林场中脱颖而出,其主要原因是孙建博带领的原山人主动破除了体制不顺、机制不活的问题。

长期以来,国有林场功能定位不清、管理体制不顺、经营机制不活、支持政策不健全,林场可持续发展面临严峻挑战。2015年3月,为加快推进国有林场改革,促进国有林场科学发展,充分发挥国有林场在生态建设中的重要作用,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有林场改革方案》。

《国有林场改革方案》提出,原为事业单位的国有林场,继续按从事公益服务事业单位管理,从严控制事业编制;基本不承担保护和培育森林资源、主要从事市场化经营的,要推进转企改制,暂不具备转企改制条件的,要剥离企业经营性业务;目前已经转制为企业性质的国有林场,原则上保持企业性质不变,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实现公益林管护,或者结合国有企业改革探索转型为公益性企业。

同时,国有林场从事的经营活动要实行市场化运作,对商品林采伐、林业特色产业和森林旅游等暂不能分开的经营活动,严格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要加快分离各类国有林场的办社会职能,逐步将林场所办学校、医疗机构等移交属地管理。积极探索林场所办医疗机构的转型或改制。

原山林场组建了集生态林业、生态旅游、餐饮服务、旅游地产和文化产业于一体的企业集团。 澎湃新闻记者 张家然 图

在这次改革中,原山林场定性、定编、定岗全都到位后,被确定为公益一类林场,实现了“企改事”的历史性转变,实行“事企分开、一场两制”,组建了集生态林业、生态旅游、餐饮服务、旅游地产和文化产业五大板块于一体的企业集团。

根据现行体制,原山集团创造的效益全部上缴财政,财政全额返还,反哺到森林资源保护和提高职工生活中,达到了林场和集团互补共赢。

同时,还制定了在职职工岗位责任制工资分配办法,推行职工竞争上岗制度,打破干部终身制,实行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绩效同岗位挂钩,不干不行,干不好不行。

孙建博介绍说,这样的改革措施,为林场发展增添了前进动力和蓬勃活力,职工生活逐年提高,职工年收入增长率达21%,2016年职工平均工资达到5.6万元。

2017年5月,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印发的《关于开展向山东省淄博市原山林场学习活动的决定》评价道,“原山林场从一个资源和名气都不出众的小字辈林场,发展成为全国林业系统的一面旗帜,靠的是在各项工作中始终不等不靠、主动作为、勇立潮头、自强不息的创新意识和进取精神。原山林场依靠先进的经营理念、超前的发展举措,率先实现了"山绿、场活、人富、林强"的改革目标,为全国国有林场改革提供了可借鉴、可复制、可推广的典型经验。”

2017年12月16日,原山林场召开党委扩大会议,会议决定,成立走进新时代新一届淄博市原山林场(原山集团)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孙建博、高玉红任组长。

孙建博在会上对原山林场未来工作提出了四点的要求。一是研究制定未来三年奋斗目标,完善“一场两制”管理体系准确到位,全面推进。二是旅游业创建5A必须要突破,政治创A和硬件创A相结合,在基础建设方面补齐短板。三是餐饮业重点对“博山菜四四席”品牌进行研发,达到“吃博山菜到原山大酒店”的社会影响力。四是提升各大产业体系建设,培养、引进优秀人才队伍。

此外,孙建博告诉澎湃新闻,绿化公司作为原山的首要支柱产业,对于能否建成现代化林场起着举足轻重的重要作用,要实施招商引智战略,走入股不持大股的上市之路,实现打造支柱产业、到2020年完成上市或具备上市条件、创造最大效益的最终目标。

作者:澎湃新闻 张家然 发自山东淄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至少需要输入5个字

相关内容

编辑精选

copyright © 2017 https://www.lyqzlaw.com 林幽网 版权所有